与病苦的同修共勉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发布时间:2014-1-18 23:36:17 繁体版 

与病苦的同修共勉

有句话:“从古至今,一切故事,其实都是相遇,然后分离。”人与人的相遇,是人生的基本境遇,佛菩萨让我同一位智商较高的人相遇。我的老伴当学生时得高分,重点大学毕业,工作时业务能力强。我家的一切福利待遇都是他在红尘中拼搏而获得的。而我是个能力较差的人,几十年来,我家的大事小事都由他出主意,处理。

老来得病

最近,在体检中,我老伴被查出患肿瘤。对于年过花甲的老年人,面对世界医学还没有攻克的难题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我听到这消息,表面很镇静,一下子乱了方寸,也乱了气血。我老伴说:“以后,我不在了,你可怎样生活?电脑坏了,谁给你修理?……”又告诉我以后如何生活。我忍不住落泪。他身患重病,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安排我以后如何生活。他又说:“你是个坚强的人,我相信,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你也会好好生活下去。”当时,我们是何等的恐惧,那样的无助,从未有过的伤感。

我把信息传给了远方的老师。她说:“此时,更应好好念佛,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我也念佛回向给他。”我家邻居我的同修柴大姐对我说:“现在,你可不能慌,念佛,把心静下来,这事,你很关键,不能让病人自己决定如何看病。你心静了,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也念佛回向给他。”

我自认为,平素念佛念得还行,遇到点问题,到了关键时候,心就乱了,就忘了念佛。

我静下心来念“南无阿弥陀佛”,念佛使我心静如空,感到清凉。念佛即是念自性,透过念佛号来启发心中的自性佛,就是念佛的真正意义。心静生智慧。

求医的过程

我擦干了眼泪,带上我老伴的看病资料,每天乘第一班公交车去各大医院挂号,向专家咨询治疗方案。几天后,我和儿女根据专家意见商量治疗方案。这时,我老伴所在单位的领导打来电话,领导为他联系了最权威的医院。

在我老伴住院检查的日子里,我每时每刻都在心里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心不能随境转。念佛使我安心,有了静心,定心,明心。让佛法指点自己,不迷失本心的方向。在最困难的境况下,也应保持快乐的心。

平时,我老伴是位很强势的人,但是,面对自己的重病,面对周围那些承受病苦的病友,他也是痛苦,很脆弱,很伤感。他需要家人的照顾,需要心里的安抚。我就根据医生们不同的优点夸奖她们。同她们谈笑。营造一种欢乐的气氛。这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尽职尽责。我老伴比在家时,心情好多了。我说:“没事的,你看多少人在帮助咱们。你已退休多年,你单位的领导还给你找最好的医院。医生护士对你这么负责。我的老师,佛友念佛回向给你。他们都是行走在人世间的菩萨。

我学佛后,也劝他学佛。他说:“我是无神论者,我相信科学。”我说:“释迦牟尼佛是人,不是神……”他悟性好,如果学佛,一定比我学得好。但是,我没能力说服他。他认为,我是个头脑很简单的人,只会在中学生面前讲些空洞的大道理。所以,往往我说什么,他都不以为然。我也想过别的办法。闽南佛学院祖光法师对我学佛帮助很大。

我邀老伴去厦门紫竹林寺拜见祖光法师。我请祖光法师劝他学佛。祖光法师并没有直接劝他,她把我们带到网站,打开电脑向我们介绍南普陀山,介绍闽南佛学院。使我们了解佛教,耳目一新。我老伴说:“这么多长得标致的女孩怎么出家了呢?”我说:“人各有志,他们献身佛教事业。”南普陀寺规模宏大,建筑依傍山势,庄严,肃穆,宏伟,使我们的心灵深受震撼。佛法给人清凉。

在生命将要凋谢时,才真正感到生命的可贵。更应知晓佛理,得到佛法的滋养。佛法,就是使众生在生死苦海中,安全抵达彼岸。

在检查的空余时间里,我们探讨人生的大事。在俗世中,我是弱者。因为学佛,在精神上,我不甘示弱。我们在谈话中,根据不同问题,我谈到以下观点。

佛经里这样写:“时间和空间皆是虚妄,产生自妄想分别执著。”科学家爱因斯坦论断:“时间与空间并不存在,只是人们的错觉,而过去,现在和未来同时并存。”玄妙深邃的佛经同科学不谋而合。可以说,佛学就是科学。

佛说:“独生独死,独来独去。”以前,那些发誓永不分离的人,早已散落在天涯了。

佛说:“一切都有产生和消灭。”人的生命当然也不例外。

在时光的脚步里,一切风雨,终将飘零。一切欢喜,终将飘零。世上的一切终究是无常的,空幻的。了解这些,就不会感到痛苦和束缚。就会还你一个清凉快乐的世界。

佛告诉我们人生的真相,指导我们改善生命的方法。生命的进程并非一成不变,关键是看我们培养什么样的心行,增长什么力量。

面对死亡

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疾病很重要。有这样一种说法,一些人癌细胞还没扩散,是被癌症吓死的。一些人死于过度的检查和治疗。也有一些人看淡了病苦,做自我康复,免疫力提高了,没做什么化疗,放疗,病也好了。

在谈到如何面对死亡这一话题时,死亡不是失败。死亡也是生命的一个自然部分。如果一个人从来没考虑过生命将会终结,也就不可能真正赞美宝贵的生命。死亡是人生的最后一件大事。不仅意味着一个人在这一世的结束。死亡是一个机遇,也是一场选择。是一场轮回与解脱的选择。对死亡的修行,就是解脱的修行。随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那片没有烦恼,困惑,苦难,罪恶的清静之土,获得永恒的解脱和快乐。

我们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起,就注定要离开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生命旅途的过程。活着时,能过着充实、满意的生活。能同周围的世界和谐相处。当要离开这世界时,能一切都放下,获得心灵的宁静,感到怡然自得,安祥地离去。

我的这些看法,我老伴都赞同。我说给他,也是提示给自己,这些也是我要面对的。

经过十几天的全面检查,专家会诊,我和孩子们虚心向医生请教,同医生坦诚沟通。最后的治疗方案是用中医中药疗法。我们对此很满意。

佛法给了我们智慧,在人间菩萨的帮助下,我们走出了困境。

在医院,我看见了那些被病苦折磨的病友。病人的家属经常站在走廊里,有位从山西农村来的农妇五十多岁,她老伴做肿瘤切除手术。她说:“没钱治病,就靠孩子们在外面打工捎回来点钱。我穿的裤子是十年前花八块钱买的。”此时,我看着她那饱经风霜的脸,是那样的无助、无奈,我只能默默祝愿她的老伴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