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最底层也不要放弃飞翔的梦想 我的人生几乎是从最底层出发的。我生长在一个几乎没有文化和文明的地方,而且家庭十分贫困。 我没有读过什么好的学校,学校里的老师经验也都很不足。就像给我们教英文的老师,其实他只是受了几个月的短训就上岗了。但这没有妨碍我们的成长。 ......

从前在印度,有一个生性非常悭吝的人,不要说叫他布施,就是叫他开口说出布施这两个字,他都觉得非常困难,因为在他心里,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布施他人的意愿。 他后来遇见了佛陀,从佛陀的教化中知道了布施的功德,可是由于心性悭吝,还是无法布施。佛陀先叫他右手拿一把草,叫他想......

读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讲到了菩萨的四摄,非常令人感动。 什么是四摄呢?就是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四种摄受一切有情,令有情众生起亲爱之心,然后得闻正法的方法。四摄与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六波罗蜜,都是菩萨行的重要方法。但是四无量心和......

有人说过年是年关,年纪愈长,愈觉得过年是一个关卡;它仿佛是两岸峭壁,中间只有一条小小的缝,下面则水流湍急,顺着那岁月的河流往前推移,旧的一年就在那湍急的水势中没顶了。 每当年节一到,我就会忆起幼年过年的种种情景。几乎在二十岁以前,每到冬至一过,便怀着亢奋的心情......

其实一张签诗是好是坏都没有关系,它最大的意义是在让我们转个弯,做一次新的思考,因而在顺境时抽到下下签、在逆境时抽到上上签,格外有意义。前者是居安思危,后者是反败为胜。人生的际遇从更大的角度看,不也是这样吗? 有一年我到屏东乡下旅行,路过一座神庙,就进去烧香。抽......

如果你现在问我什么是成功,我会说,今天比昨天更慈悲、更智慧、更懂爱与宽容,就是一种成功。 在人生最底层也不要放弃飞翔的梦想 我的人生几乎是最底层出发的。我生长在一个几乎没有文化和文明的地方,而且家庭十分贫困。我没有读过什么好的学校,学校里的老师经验也都很不足,......

已看惯了太阳的东升西落,月亮的阴晴圆缺;习惯了春夏秋冬的冷暖,世间万物的改变;却很难看淡人间的悲欢离合、情仇恩怨,更难将伤心难过看得风清云淡。经过了很多年的改变以后,将开心当成了一种习惯,于是我发现我的开心感染了很多人,人们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只说:开心是一种......

在我的家乡有一句大家常用的俗语:时到时担当,没米就煮番薯汤。这是一句乐观的、顺其自然的话,大约相当于国语里的船到桥头自然直,或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由于在家乡的时候听惯大人讲这句话,深深印在脑海,在我离开家乡以后,每次遇到有阻碍或困厄时,这句话就悄悄爬出来,......

有一天,我在敦化南路散步,突然有人从背后追上我,她一面喘着气,一面说:请问,你是林清玄吗? 我说:是的。 她很欢喜地说:我正想打电话到出版社找你,没想到就在路上遇见你。 你有什么事吗?我说。 我她欲言又止,接着鼓起勇气说,我觉得,我还没有学佛以前很快乐,现在却......

偶尔在人行道上散步,忽然看到从街道延伸出去,在极远极远的地方,一轮夕阳正挂在街的尽头。这时我会想,如此美丽的夕阳实在是预示了一天即将落幕。 偶尔在某一条路上,见到木棉花叶落尽的枯枝,深褐色的孤独地站边,有一种箫索的姿势。这时我会想,木棉又落了,人生看美丽木棉花......

当我们读到了四祖道信对牛头法融说:快乐无忧,故名为佛。真是令人深深的感动,对于我们修行佛道的人是无与伦比的教化,像我们在生活里还有许多的烦恼、不安、忧伤,心灵中充满了喧闹、哀愁、骚动的人,哪里配谈什么是佛呢? 我们先不说学佛,光是说学习快乐无忧好了,一个人如实......

日本京都大仙寺的住持尾关宗园,是当代著名的禅师,也是有名的演说家。 由于自己的经验极有信心,有一次他接受了一个中学的演讲邀约,并没有约定题目,他心想大概和平常一样,谈一些教化的演讲。 演讲当天,学校的老师开车来接他,他问学校的老师说: 请问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什么......

在路上遇到一位陌生人, 自称是我的读者, 他说: 听说林先生家里的佛堂很庄严, 改天去参观你的佛堂。 我唯唯诺诺, 然后我们在汽车疾驶的街口道别。 最近, 我时常遇到想来参观我家里佛堂的人。使我困惑的是, 我每天带着我的佛堂在街上走来走去, 为什么大家都不看呢......

一直到现在,我每看到在街喧喝汽水的孩童,总会多注视一眼。而每次走进超级市场,看到满墙满架的汽水、可乐、果汁饮料,心里则颇有感慨。 看到这些,总令我想起童年时代想要喝汽水而不可得的景况,在台湾初光复不久的那几年,乡间的农民虽不致饥寒交迫,但是想要三餐都吃饱似乎也......

抓一把茶叶丢进壶里,从壶口流出了金黄色的液体,喝茶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杯茶的每一滴水,是刚刚那一把茶叶中的每一片所释放出来的。我们喝茶的人,从来不会去分辨每一片茶叶,因此常常忘记一壶茶是由一片一片的茶叶所组成。 在一壶茶里,每一片茶叶都不重要,因为少了一片,仍......

有一次,南泉普愿禅师偶然到达一个村庄,不料见到庄主在庄外迎接。 这使南泉大为惊讶说:我凡是要到一个地方,事前从未告诉别人,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来呢? 庄主回答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土地公说你今天会来,所以就出来迎接。 南泉叹口气说:这是我修行还未到家,所以才......

到圆通寺的大殿拜怫,在我右边拜佛的是一位中年的妇人,很虔诚地在那里顶礼。 我也专心地拜着佛,突然听到右边传来劈啪两声巨响,回过神来,发现右边的妇人正打着小孩的耳光,由于用力极猛,连静寂的佛殿都回响着嗡嗡之声,我看着孩子的左右脸颊浮起十个鲜红的指印。 你没看见妈......

现代通南怀瑾居士,有一次谈到他少年时代,一心想学剑的故事。 他听说杭州西湖有一个道人是剑仙,就千里迢迢跑去求道学剑,经过很多次拜访,才见到那位仙风道骨的老人。老人先是不承认有道,更不承认是剑仙,后来禁不起恳求,才对南先生说:欲要学剑,先回家去练手腕劈刺一百天,......

在外人的眼中,我的父亲是粗犷豪放的汉子,只有我们做子女的知道他心里极为细腻的一面。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 这是典型的父亲的个性,他是不......

有浮云富贵之风,而不必岩栖穴处;无膏盲泉石之癖,而常自醉酒耽诗。《菜根谭》 一个人,虽心地洁净,有视富贵功名如浮云的风范,也不必因而隐居于深山严穴中。人虽无沉耽于清泉山石等山光水色的癖好,亦可独自吟诗啜酒,而常有悠然自得的乐趣。 竞逐听人,而不嫌尽醉;恬淡适己......

30岁前,林清玄已是报社一级主管,文学创作也得遍大奖,但他总感到空虚感受在困扰着自己,觉得最好的东西没有写出来。这时,他看到了印度的《奥义书》,里面有一段话:一个人到了30岁,要用全部时间来觉悟,不觉悟的话,就是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道路。他不由吓出一身冷汗。31岁......

朋友约我到大饭店的俱乐部去做健身的运动。 健身房里是一架庞大的机器,结构十分复杂,朋友为我解说那机器各有不同的功能,要练手肌或腿肌是很不同的,必须拉动或推动不同的部位。 然后,我们围着那部机器练不同的肌肉,练到全身酸痛、气喘如牛,全身却未流一滴汗,因为健身房的......

最近广钦老和尚一百零五岁诞辰,朋友找我去演讲,谈谈老和尚的生平与修行。 钦老和尚是当代的高僧,有甚深的禅定,终生倡导念佛法门,可以说是禅净双修的典范。他的神异事迹很多,例如在深山坐禅、降伏猛虎、大蛇皈依,在泉州就是有名的伏虎和尚。例如他曾进人禅定长达四个月的时......

在美国旅行,一个朋友告诉我一件真实的事。 他的孩子去上幼稚园,坐在隔壁的美国同学问这个孩子说:你有没有爸爸、妈妈? 孩子说:有! 那么,你有几个爸爸妈妈?美国同学又问。 我只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朋友的孩子说。 美国同学笑起来:我有五个爸爸、三个妈妈!你们中国......

人生的朋友大致可以分成四种类型: 一种是在欢乐的时候不会想到我们,只在痛苦无助的时候才来找我们分担。这样的朋友往往也最不能分担别人的痛苦,只愿别人都带给他欢乐。他把痛苦都倾泻给别人,自己却很快的忘掉。 一种是他只在快乐的时候才找朋友,却把痛苦独自埋藏在内心,这......

我认识一位化妆师。她是真正懂得化妆,而又以化妆闻名的。 对于这生活在与我完全不同领域的人,我增添了几分好奇,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化妆再有学问,也只是在皮相上用功,实在不是有智慧的人所应追求的。 因此,我忍不住问她:你研究化妆这么多年,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会化妆?化......

有一位中学的校医,天生有神经质的倾向,因此神经衰弱,又得了胃肠病和失眠症。也由于自己的疾病,他对学生非常暴躁,甚至到了学生得病也不愿找他诊治的地步。 这位校医由于自己是医生,几乎试尽了所有的药方,也尝试了针灸与食物疗法,但一点也没有好转。 他感到十分惭愧,作为......

朋友带我去看一位收藏家的收藏,据说他收藏的都是顶级的东西,随便拿一件来都是价逾千万。 我们穿过一条条的巷子,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公寓前面,我心中正自纳闷,顶级的古董怎么会收藏在这种地方呢? 收藏家来开门了,连续打开三扇不锈钢门,才走进屋内。室内的灯光非常幽暗,等了......

如何改变我们的命运?第一个叫忏悔,这不只是宗教的,你对着太太忏悔、对你的小孩子忏悔,都可以改变命运。什么叫忏悔?就是承认我们今天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的意外,有很多的遗憾。为什么有很多遗憾?因为从前有很多坏的种子埋下来,才会变成今天的我。如果要改变从前的坏的......

每当我们拜访佛寺时,总是见到许多佛像以打坐的姿势端坐着,而即使是以立姿站着,也不会像基督徒一样向天仰望,好像期待什么似的。 大凡是佛,总是反观自己,不向外求。佛徒的信心不向外觅,只向内看。 这是日本禅学大师铃木大拙在《禅的信心》中说的话,说明了佛教的信仰最要紧......

清晨登山的时候,在山道阶梯上,看见一只被人踩扁而黏在地上的小虫尸体,我把它拾起来放进草堆与泥上,说:怎么这样不小心,下辈子但愿你往生善处。 从此,我登山的时候特别留意看脚下,几乎每天都会看见蜗牛、毛虫、金龟子缓缓的爬过石阶,我总是把它们拾到草丛里去,告诉它们:......

从佛陀的时代到现在,每当有人请求出家,或受戒之前,一定要先问:你是人吗?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是,才有资格出家或受戒。 我听到这种说法时非常感动,在六道中天人、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只有人才可以出家受戒,可见人是多么尊贵而值得赞叹和珍惜,释迦牟尼佛的前生,虽然......

烧香的时候,突然看见一队蚂蚁,从庄严的佛像爬过,它们整齐地从佛的足尖往上爬高,从佛的胸前走过,然后,走过佛的脸颊,翻越佛的宝髻,顺着佛背,最后,蹑足由金色的莲花台上下来。 看这些无声的蚂蚁爬过佛像,我简直呆住了,仿佛听见几百个出力吆喝的声音,循声望去,原来,它......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 这是典型的父亲的个性,他是不论什么事总是先为我们着想,至于他自己,倒是很少注意。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到......

我相信命理,但我不相信在床脚钉四个铜钱就可以保证婚姻幸运,白首偕老。我相信风水,但我不相信挂一个风铃、摆一个鱼缸就可以使人财运亨通、官禄无碍。 我相信人与环境中有一些神秘的对应关系,但我不相信一个人走路时先跨左脚或右脚就可以使一件事情成功或失败。 我相信除了人......

到钟表店去买表,看了半天感觉所有的表形式都很普通,我问:有没有比较特殊样子的手表? 中年的店主笑了起来:样子最特殊的手表,通常是最不准的。他把手伸出来给我看,上面戴着一只极老的腕表,厚重而老旧,他说:这是三十年前的手表了,样子最普通,结构最简单,时间也很准,唯......

清朝的乾隆皇帝下江南,到了镇江的金山禅寺,由住持法磬禅师作陪,站在山头上欣赏长江的风光。 乾隆看见江上熙来攘往的船只,问法磬禅师:长江一日有多少船往来? 法磬禅师说:只有两条船往来! 乾隆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只有两条船呢? 法磬禅师说:一条船为名,一条船为利!......

从前有一个人走过大池塘边。看到水底有金色的影子,很像黄金。 他立即跳入水里要找那黄金,他把水中的泥土捧一捧的捞起来, 直到把整个池塘弄得混浊不堪,己又疲累得要命,只好爬回岸边休息。过了会儿,池水清澈之后,又看到那金色的影子。 他又进去捞,仍然捞不到,这样来回三......

布袋戏的历史起源有一则动人的故事。相传在明朝,有一位泉州秀才梁炳麟赴京去会考。 考完试以后,梁炳麟自觉考得不错,心情愉快地回泉州等待放榜,途经扬州借宿在一间天公庙里,晚上睡觉时就梦到福禄寿三仙在唱词做乐,词意优雅,清晰可闻。第二天,梁炳麟起床自以为得了吉兆,就......

打开孩子的饼干盒子,在角落的地方看到一只蟑螂。 那蟑螂静静地伏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看着这只见到人不逃跑的蟑螂而感到惊诧的时候,突然看见蟑螂的前端裂了开来,探出一个纯白色的头与触须,接着,它用力挣扎着把身躯缓缓地蠕动出来,那么专心、那么努力,使我不敢惊动它,静......

有时候出去旅行,一两个月的时间没有看电视、没有听广播,也没有读报纸,几乎对天下大事一无所知,只是心境纯明地过单纯的生活。很奇怪的是,这样的生活不但不觉得有所欠缺,反而觉得像洗过一个干净的澡,观照到自我心灵的丰富。 住在乡间的时候也是如此,除了随身的几本书,与一......

一位从年轻时代就以帮人按摩维生的盲眼阿婆,一直住在小镇的郊外,有一天她带着积蓄到镇里找水电行的老板。 陈老板,可不可以在我家前的路上装几盏路灯?阿婆说。 水电行老板感到非常吃惊,说:阿婆,您的眼睛看不见,装路灯要干什么? 从前,我住的地方偏僻,没有人路过,所以......

我很喜欢《楞严经》里的一个故事。 是说有一位月光童子,他在久远劫前曾经跟随水天佛修习水观,以进入正定三昧。 月光童子先观照自己身中的水性,从涕泪唾液,一直到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这些在身内循环往复的水,性质都是一样的。然后知道了身体内部的水性与世界内外所有的水分......

带孩子到国父纪念馆的湖边散步,我们看见在西边有一个行色仓皇的妇人,身边放一个水桶,正用网子从水池中捞取一些东西。 走过去时,发现她正在从池边捞取鲫鱼放进水桶。那些鲫鱼都已经死亡了,浮现出苍白的肚子,可是妇人的网子太短,捞起来显得十分辛苦。 我惊诧地问:你怎么跑......

有一个青年,二十岁的时候,就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了。 他到了阎王爷的面前,阎王从生死簿上查出,这个青年应该有六十岁的年寿,他一生会有一千两黄金的福报,不应该这么年轻就饿死。 阎王心想:会不会是财神把这笔钱污掉了呢?于是把财神叫过来质问。财神说:我看这个人命格里的......

泡茶用的电磁炉坏了,我拿去原来购买的小店修理。 有没有保证书?小店的老板问我。 没有,遗失了。 那怎么能证明是在我的店里买的呢?他又问。这突如其来的问话,使我怔住了,我说:如果不是在这里买的,我又怎么会拿回来修理呢?不行,一定要有保证书才行,否则我们不修的,你......

在家后的市场,有一位卖古董、玉石、民俗艺品的小贩,他的声名远播,原因是他每天开市卖的第一件东西,不论价钱高低,都是以成本出售,这开市不赚的哲学,使得他的摊子每天清晨都有人排队等待,要买下他的第一件东西。 有一天,我在他的摊子上看中一把印度喇叭,第二天起早去买,......

在面包店,我为了买奶酥面包或花生面包而迟疑半天,因为两种我都爱吃,但一天只能吃一种。 后来我买了奶酥面包,是不得不作的选择。 排队付账的时候,我想到,买面包时的迟疑也就像人生里的每一个选择一样:我们要买一条土司容易,但选择面包的馅儿就难;我们要生活很容易,但生......

在为玫瑰剪枝的时候,不小心被刺刺到,一滴血珠渗出拇指,鲜红的血,颜色和盛放的红玫瑰一模一样。 玫瑰为什么要有刺呢?我在心里疑惑着。 我一边吸着手指渗出的血珠,一边想着,这作为情侣们爱情象征的玫瑰,有刺,是不是也是一种象征呢?象征美好的爱情总要付出刺伤的代价。 ......

当我看到水田边一片纯白的花,形似百合,却开得比百合花更繁盛,姿态非常优美,我当场就被那雄浑的美震慑了。 这是什么花?我拉着田边的农夫问说。 这是空心菜花呀!老农夫说。 原来空心菜可以开出这么美丽明亮的花,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我问农夫说:可是我也种过空心菜,怎么没......

一个青年为着情感离别的苦痛来向我倾诉,气息哀怨,令人动容。等他说完,我说:人生里有离别是好事呀!他茫然的望着我。 我说:如果没有离别,人就不能真正珍惜相聚的时刻;如果呋有离别,人间就再也没有重逢的喜悦。离别从这个观点看,是好的。 我们总是认为相聚是幸福的,离别......

有一位雕塑佛像的工匠,他的手艺远近驰名。 当他为一座佛寺雕刻的佛像落成的时候,附近几里的人都跑来观礼,人人都为那座佛像的庄严伟大而赞叹不已。 只有一个穿着脏衣服的小孩,一边挖鼻孔,一边说:这佛像雕得不好!众人都回头看着孩子,孩子换了另一边的鼻孔挖着:这肤像真的......

有一群弟子要出去朝圣。 师父拿出一个苦瓜,对弟子们说:随身带着这个苦瓜,记得把它浸泡在每一条你们经过的圣河,并且把它带进你们所朝拜的圣殿,放在圣桌上供养,并朝拜它。 弟子朝圣走过许多圣河圣殿,并依照师父的教言去做。 回来以后,他们把苦瓜交给师父,师父叫他们把苦......

一个有钱的富人,正在自家的花园里赏梅花。 那是冬日寒冷的清晨,艳红的梅花正以最美丽的姿容吐露,富人颇为自己的花园里能开出这样美丽的梅花,而感到无比的快慰。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富人去开了门,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在寒风里冻得直打抖,那乞丐已在这开满梅花......

在夏威夷的夜间市场,有一些卖活珍珠的摊子。摊子上摆一个木桶,桶中有水,水里都是珍珠贝,每个珍珠贝卖七元美金,由观光客自己挑选。 珍珠贝选好后,小贩把珍珠贝挖开,当场摸出一粒珍珠,就好像开奖一样,运气好的摸到很大的珍珠,旁边的人就会热烈地鼓掌。 小贩说,这些珍珠......

朋友得知意大利乡间有一古堡,正在出售堡内的灯具,特别请意大利的朋友去标购,把已有百年历史的古董水晶灯全数买下,总共有三百多盏,运回台北。 使我惊奇的是,通常在一个空间,只要有两盏主灯,有的会互斥,有的会互相消减光芒,这些老水晶灯却不然,几十盏在一起,互相照亮、......

我的外祖母活到八十岁,她过世的时候我还年幼,有许多事已经淡忘了,但我清楚地记得她的两件事:一是她过世时十分安祥,并未受病痛折磨;一是她一直到晚年仍然过着极端俭朴的生活。 她所以那样俭朴不全然是经济的原因。而是她认为人应该惜福。她不许家里有什么剩菜剩饭,因此到了......

《西游记》里有一段情节,是大家都熟知的。 孙悟空的神通广大、调皮捣蛋,三次大闹天宫,闹得无法无天,玉皇大帝只好把如来佛请出来收服他。 如来伸出手掌,叫孙悟空尽力舒展,看能不能飞出掌心,筋斗云一翻十万八千里的孙悟空当场腾云而去,翻了又翻,翻到五指山下洒了一泡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