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风尘女,劝诫天下所有虚荣女子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陈大惠 发布时间:2011-7-18 22:52:08 繁体版 

过去,一个堕入风尘的女子,虚荣、羞耻、自卑、淫乱、恐惧,不堪回首的生活;

现在,她说,只要还有执迷不悟的女孩子,不顾人格,贪图享受,堕落风尘,那是往火坑里跳啊,只要世间还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子,她就要上去讲,就要救她们! 父母间的频繁争吵和战争,让她的人性从小就扭曲了

陈大惠:一个苦果总有根源。我们先请问这位老师,小时候她经历了什么?

女士: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爸爸妈妈每天吵架,经常在吃着饭的时候盘子碗满天飞,爸爸打妈妈,妈妈挠爸爸,没有一天不打,我那时候很恐惧吃饭,一吃饭他们就打架,为了很小的事情就吵得不可开交。小的时候我就特别痛恨这个家,特别恨爸爸,恨妈妈,干嘛要把我生在这世上来受罪?我就想离开这个家,但那么小,有什么能力离开。我就自己琢磨,好好学习吧,只有这一条路能离开这个家。1998年我考上了我喜欢的一个学校,但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学费,辍学了。离开了家乡,我到了一个大的城市,去完成我的逃离梦想。

陈大惠:小时候父母的争吵和战争,对自己影响很大吗?对现在也这样吗?

女士:是的,我家是兄妹三个,不止影响我自己,我的姐姐哥哥都受影响。姐姐离婚三次,也是天天战争,不会柔顺,是看到父母那样打架;因为爸爸总打妈妈,所以我哥哥也学会了,总打我嫂子,他们天天都在战争中;我没有结婚,但是我也不相信男人。那时候就恨爸爸了,也恨妈妈,因为这种吵架,我妈妈身体特别不好,在我9岁的时候,她就得了脑血栓和脑出血,在我19岁的时候她就去世了,就是像老师说的那样,细胞扭曲,每天战争,没有一天不打仗的。学了传统文化之后我才觉得我特不孝,我觉得我太对不起他们。我妈去世的时候,因为我恨她,我连眼泪都不掉。

陈大惠:很恨自己的妈妈。

女士:是。我就觉得她害了我这一生,我一点儿都没有掉眼泪,后来硬是挤了几滴眼泪出来,我觉得妈妈去世了应该哭,当时这个家我是一天都不想呆。

初涉世事 爱慕虚荣 堕入风尘

陈大惠:后来终于离开这个家了,这个时候啊,很关键的一些人就出现了,我们在人生经常会发现,改变自己一生的往往就是那么几句话,就是那么一个人,就把自己的一生轨迹彻底改变了。你遇到了什么样的人,劝你到夜总会去呢?

女士:是我家的一个亲戚,也是信任的人,她十六七岁就堕落风尘,那时候我看到她,天天在饭店,穿的都是名牌,一件衣服都好几千,每天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特别的自在。那时候因为我一直过着穷日子,我就特羡慕她的生活,我也想过这种生活,虚荣啊,真的太虚荣啊。

陈大惠:当时对这些完全就不了解?

女士:不了解。

陈大惠:就是看到了表面的这种?

女士:是啊, 1998年的时候我才18岁嘛,那时候哪儿懂啊,什么都不明白。刚从学校走出来,只看到一些表面现象,根本就不知道,没有人教我,如果我在18岁的时候能够参加这样的一次论坛,告诉我那是错的,会影响一生,打死我,穷死我,我也不会去做那一行的。

黑白颠倒的生活

陈大惠:糊涂了,没有受过圣贤的教育啊。到了夜总会里面,每一天晚上要陪客人喝很多酒啊。

女士:是的。因为这份工作,我后来知道了之后,内心中就特别羞耻,而且不太适应,我看着每个人都穿得那么少,每个人都那么虚伪,跟演戏一样。我每天第一件事先把自己灌醉了。

陈大惠:先把自己灌醉了。

女士:是。然后让自己兴奋。

陈大惠:觉得自己没脸在那儿呆着吧?

女士:是的。

陈大惠:先把自己麻醉。

女士:是的。兴奋起来就会说一些不敢说的话,讲黄色笑话,说一些兴奋的话,那个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喝很多啤酒,都几十瓶的喝。

陈大惠:喝多少啤酒啊?

女士:几十瓶。

陈大惠:一晚上?

女士:是的。而且有的时候喝完啤酒,还会接着再喝红酒,再喝洋酒……

陈大惠:那这个胃能行吗?

女士:不行,后来我的胃出血了,检查胃出血,胃里全是出血孔,去做胃镜检查的时候,大夫简直不敢相信,我那么小。他说怎么这么小的孩子胃能是这样的?后来住院住了四十天。

陈大惠:天天几十瓶酒啊,陪着人喝,要不喝这个酒就挣不到钱啊!

女士:是的。

陈大惠:各位,我们看到很多今天走在街上的女孩子呀,就很奇怪,她穿金戴银,珠光宝气的,那么小,她就有那么多钱?他父母就不问她吗?她那个钱哪儿来的呀?年轻女子们,你们一定要记得,当你看到很浮华的,让你很羡慕的这个外表的时候,你知道啊,那个钱怎么来的?一杯一杯带血的酒喝出来的。各位,这完全违背人道啊!但是糊涂嘛,羡慕嘛,就要走这条路。

女士:那个时候过着鬼一样的生活,晚上出来上班,一宿不睡觉,白天有的时候可能会出门,买一些东西。但当真的出门的时候,我特别羞耻,每天都会带着帽子,带上眼镜,把这张脸捂得严严实实,怕碰到认识的人,特别不敢见人,内心特别的自卑,直到现在。

陈大惠:那假如说马路上的人啊,或者是朋友啊,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你自己心里面也是不敢抬头?

女士:也是自卑的,不敢看别人,那时候不太明白,其实就是心里有鬼啊!完全是自己的自卑心在作祟,别人的一个眼神儿,根本不是想说看不起你,或者一句话也不是说给你听的,或者一个动作也不是给你看的,但我特别敏感,我觉得这句话、这个眼神儿都是在说我,在看不起我。因为这,那时候我就会大量的买名牌,买名表,穿非常贵的衣服,一件衣服上千上万那么穿。

陈大惠:掩饰自己啊。

女士:掩饰那种自卑感,让别人看我很有钱,就怕别人看不起我,虚荣,特别的虚荣,这个行业虽然我只做了一年半,离现在有十二年了,这十二年我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在夜总会做了不到两年肮脏的生意,没有赚到钱,却赚到了一身的病!

凶财啊!你怎么能拿得住呢?

陈大惠:我们知道啊,这个黑白颠倒,人妖颠倒的日子,它是恶的能量啊,发出去之后呢,它一定会受到一个极恶的反作用力。我们先来看看,这个反作用力,这个恶报啊,在这个老师身上有哪些反应?

女士:那时候身体就不太好,这些年一直不好,因为那个时候纵欲,后期我找对象也在纵欲,吃紧急避孕药吃了不少,大家会看不起我,对不起,但我今天不愿意再掩饰自己,我愿意把这张虚伪的面具撕下来,告诉大家,不要吃事后避孕药,它会导致很多很多病。

陈大惠:讲这些能够教育很多的人,你讲这个紧急避孕药怎么了,现在人很多人都在吃这个。

女士:它会引起很多的妇科疾病:盆腔炎、宫颈炎、宫颈糜烂,癌症,宫颈癌、卵巢癌,都会。我很幸运没得上癌症,但其它的妇科疾病我都得过了。我知道为啥还留着我在这儿,就是来告诉大家,要知道羞耻,要知道洁身自好!

陈大惠:在夜总会之后啊,这个身体上,还有哪些反应呢?

女士:还有就是心理上不正常。

陈大惠:我听说那个时候你经常去医院是吧?

女士:是的。

陈大惠:得各种各样奇怪的病?

女士:对。那个时候呢,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体就是抵抗力特别差,总上医院去打吊瓶,每个月都会有半个多月时间在医院里过。我做夜总会的时候没赚到钱,上次做汇报有人问过我,赚没赚到钱啊?我问她,你赚没赚到啊?她说,没有。我和你一样,我说,我赚到一身病。从事这行业的人,有人会觉得我说的不对,她赚到钱了,不是一身病,其实没有一个侥幸者,我是一个过来的人。

那个时候不只我在做,因为我这个人欲望太强了,太不是人了。我觉得自己做赚不了多少钱,就到故乡去领了一些女孩子过来,我带她们到了一个最豪华的夜总会,收取很多提成,每天晚上都能赚几千,甚至上万的钱。

陈大惠:那些女孩子也都是特别向往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是吧?

女士:大家都挺虚荣的,就是想有钱,但是也都很自卑,都知道挺羞耻的,都不好意思,都在遮遮掩掩,都不敢面对社会,不敢面对家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每个人都是那样。

陈大惠: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女士:就是虚荣心。

陈大惠:虚荣心很强烈。

女士:对。总想穿的比别人好,吃的比别人好,比谁不干活,比谁能坐到好的车,有好的车开,有好的房子住,是比这些。

陈大惠:觉得这一生要没得到这个那就太亏了,不如别人。

女士:是的。根本不比人格,不比道德,都是在做缺德的事儿,但自己觉得还挺那个。

陈大惠:当时你老得各种莫名其妙的病,需要老去医院,要花钱买药是吗?

女士:是的。那时候赚到的钱几乎都送医院了,抵抗力特别差。

陈大惠:赚来的钱都交医院去很多啊?

女士:是。那时候还不明白,学了传统文化才知道是凶财凶出,那会儿根本不懂,只是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身体怎么这么差,三天两头老得病,总要往医院跑。

陈大惠:你最后做了将近两年的夜总会小姐呀,最后什么钱都没得到吗?

女士:没有,2000年不做了的时候,真的是一分钱没拿出来,只带了一身病出来。真的就是没有人教,如果谁告诉我们做这一行将来会有这样的后果和果报,没有人会做的。那个时候大家都怀着侥幸的心理,觉得我现在年轻,做个一、两年然后离开这个城市,换个城市生活,然后改头换面就可以重新生活了。

陈大惠:就是准备拿着这笔不正当的钱远走他乡,其实这种梦想没有一个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