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贤长老《现代社会提倡药师佛法契机契理》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惟贤长老 演讲地点:04年10月22日北京九华山庄 发布时间:2011-9-16 0:29:23 繁体版 

一、念佛必须要与现实人生相结合

念佛如果不修福德智慧资粮,光是想到今后生西方极乐世界,想到临命终时往生净土,殊不知,弥陀法门还必须修三福业: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这三福业即是人天善、声闻善、菩萨善的内容,包括人生方面的止恶行善,明因识果;进一步净化心灵,把内心打扫干净,求心解脱;再发菩提心,修大乘菩萨行。念佛就必须与这些方面相结合,而这些方面又是必须结合现实人生来实行的。否则,你想临终往生西方净土,三福业没修好,怎么往生?

现在很多修净土的人就忽略了这个三福业的修行,实际上,弥陀法门的三福业与东方净土药师佛的十二大愿是能很好地配合起来的。如何做人?如何在现生中得到安乐、得到享受?如何在现生中进行心灵修养,从心理转化生理,得到延寿?这便是药师佛法要告诉我们的。能够忏悔、供养、修福,得到消灾,就逐步把这个人生转化为很清净、解脱、积极的人生了。

二、药师佛的精神就是人间佛教的精神

学佛与现实相结合,就是人间净土。这方面的内容《药师经》讲得很圆满,讲消灾延寿,实际上不仅仅是表面上的消灾延寿,它与佛法的中心思想是相结合的。比如说三身,法身就是常住世界,遍满虚空,充满法界;报身就是福德智慧圆满;化身就是大悲心,发愿度众生。实际上三身是一体的,假若没有般若,就达不到法身圆满;没有福德,就达不到报身圆满;没有悲心,就达不到化身圆满。

所以说三身是一体的,而这三身在现实生活中经过一定阶段的修行,就可以逐步实现,就可完全与药师佛的消灾延寿思想结合起来。延寿可以法身常住,消灾就有福德,有福有德又可以消灾,要做到有福德,就要修悲心,以悲心行方便,这都不是脱离现实、脱离人生的,这就是《药师经》,也就是药师佛法的深刻意义。

学习《药师经》不单是拜一下佛,念一下《药师经》,只是求消灾延寿,平平安安过日子,还必须要与现实人生相结合,做到净化人生、净化心灵、净化世间。这个意义就很深刻、很广大、很精微。这也就是如何做人的道理,如何修菩萨行的道理,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走正道的道理。

这些内容跟人间佛教是完全能够结合起来的,人间佛教就是讲如何净化人间,如何在现实中修行,如何在平常生活中发现真理,如何发扬佛教大乘菩萨精神。这里面内容就很多了,五戒十善、八正道、四摄、四无量心、六度都包括在里面。结合《药师经》来讲人间佛教,广大而精微,药师佛的精神就是人间佛教的精神。

三、人间佛教是契理契机的

西方弥陀净土是弥陀佛的大愿,是一种终极的对众生的接引、最后的安慰。这是另外一个境界,是从唯心角度来讲的,一切唯心所造。

如何生前发挥做人的道理?《药师经》就突出这一思想。太虚大师提出的“人生佛教”,后来实现的“人间佛教”就是从这方面发展开来的。

现在说教育、文化交流,要实现“三化”:现代化、世界化、未来化。面向现代,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就很广阔。而佛教大乘精神讲“净化人间”,与现实人生相结合,也是要实现这“三化”,这样就既继承了传统,又与时代相应,是契机契理的。

契理就是要合乎佛法缘起性空的真义,净化心灵,返妄归真;契机就是要适应时代,适应地方,因机制宜,因时制宜,因地制宜,这样佛教就能够进一步发展,才能实现“度化众生,净化人间”的目的。你要是完全守旧,一成不改,那是不可能的,原则上继承传统,方法上一定要适应时代,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机制宜。这个精神佛陀早就讲过:“随宜履身,随宜进食,随宜居住。”

随宜履身,在印度,就可只穿一件衣服,天气热嘛,但是到了寒冷地带,如在中国的大部分地方就不可能了。

随宜受食,指日中一食,过午就不食,但是有的地方要劳动,很辛苦的,这就不一定只吃一顿或两顿。

随宜居住,原本是指树下、水边一宿,但是现在很多地方这样做就不可能,还是要把房子修好,殿堂弄得庄严。

这些都是佛陀的教诫,佛在世时就讲过的,方法上是因时、因地、因机制宜,而不是机械的。有些人把这个拿来当教条,完全不改变,那怎么可能呢?比如像东南亚一些国家,僧尼以乞食为主,我们汉地或者其他国家就办不到。所以佛法的弘扬也要讲究现代化、世界化、未来化,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机制宜,这就合乎佛教的、佛陀的本怀,因此,人间佛教的提出在当今是契理契机的。

四、药师佛十二大愿的“方便”精神

密宗经典《大日如来灌顶经》讲:“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大乘佛教不管显教、密教,讲禅、讲净,都要以这个为标准。

什么叫“菩提心为因”呢?菩提心就是要发广大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广大就合乎菩萨的“悲智行愿”:大悲、大智、大行、大愿,只有具备这四个条件,才为广大。具备大智慧、大悲心、大愿力、大修行,这是成为菩萨的条件,要以这个为因。不以这个为因,你就不能普度众生,不能成佛。

成佛是从众生中来成佛,而不是离开众生来成佛。这个“菩提心”就相当于树的种子、树根一样,树根要成长、要发芽、要开花结果,没有雨水就不行,大悲心就是雨水,就是甘露水,以大悲心来滋润树根,树根就可以发芽、开花结果。所以说“大悲为根本”。《华严经?普贤行愿品》里面讲:“诸佛如来以大悲心而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

大悲心生起来离不开报四恩:三宝恩、父母恩、国家恩、众生恩。如何报恩?就要念父母恩,父母生我养我,对我的恩德很大,我要知恩,要报恩,由此推广到整个众生界,知众生苦,而发菩提心,来报众生恩,一切众生都是我的父母、六亲眷属。这个修法也是从大悲心来的,所以大悲为根本。

“方便为究竟”,就是广行方便要契机,就是要适应各种根机、各个地方、各个时间、说各种法、修行各种方便,来恒顺众生。既要使众生解决生活困难的问题,同时也要使他得到法身慧命,使法身慧命能够增长,还要使他离开恐怖,得到安全、安宁。这就要以财施、法施、无畏施来推行各种方便。

方便是实现大悲、饶益有情的一种手段,是一种实际行动,就是对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某个根机的众生以实际行动使他能够得到益处,得到解脱。以各种手段来救度众生,像观音菩萨一样,现三十二应身,现各种化身,“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为之说法”,以方便实现“救度众生”的目的,就可圆成佛果,达到究竟。

所以说“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这三句话很重要,不管你是显教、密教、圆教、顿教、渐教,若不以这三句话为标准,不依这三句话来践行的话,就不是真的大乘精神,成佛也没有基础。离开这三句话,要实现人间佛教也不可能。《药师经》就完全通于这三句话,药师佛的十二大愿就是讲发菩提心,以大悲心对待众生,广行方便,使其心里安静、身体健康、远离恐怖,同时另一方面,又可以恢复法身慧命,这就是以方便来达到圆满、究竟、解脱。

五、现代社会提倡药师佛法契机契理

太虚大师讲过“佛教法门都是平等平等的”,你不能说哪个高哪个低,讲西方净土也不是忽略现实人生的,不过受历史上的宣传,中国过去制度的影响,就比较偏重死后的问题,念佛等死,生前应该做些什么就忽略了。《药师经》所倡导的东方净土恰恰就可以补其不足,佛教人间化的人间净土,恰恰就可以把这个偏差补起来,比较契合当前的情况。

佛法弘扬要大众化、通俗化,这个工作很重要。一般的佛经要是不翻译就看不懂,在术语、名相、教义各方面的解释,就应该大众化、通俗化,让大家一看就理解,这其实也是方便,这个工作目前做得还不够。面向现实、面向现代来弘扬佛法,需要很多方便,像过去不知道用电脑,现在知道用电脑一样。

佛教的宗旨是净化世间、立足于现代的。当今世界,形成了东西方两个文化。西方文化注重物质、科学方面的发展,以经济为主,忽略了内心的修养,导致内心做不了主,倾向物质享受,贪欲心就加重。内心不平衡,就会引起争夺,争夺不得就发嗔心,各种是非、争议、斗争、战争因此而发生。

如何才能转化呢?就必须要提倡东方的佛教文化,讲究内心的反省和修养。以人间佛教的思想来正确引导,就可抑制物欲。在科学方面的发展也要有一个正确的指导思想,对自然进行研究得到的成果,以及经济的发展应该使人生活更加安静、和谐,不能以破坏自然、生物界和谐为代价,不能发展贪心、嗔心、痴心,否则就会形成恶性循环。贪嗔痴是生死的根本、烦恼的根本、痛苦的根本。

因此,如何在现实生活中消灭贪嗔痴,使现实人生更加安静、和谐,就需要提倡东方文化,回归药师佛的东方净土,也就是人间净土,使内心得到净化。要使内心得到净化就必然要修福修慧,不是说我磕一下头,念一下经,拜一下忏,消灾延寿了事,而要深研大乘教义,以佛家的精神积极参与社会各项工作,多做福利慈善事业,利国利民,这就是顺于佛道,就是药师佛大慈大悲的济世精神,也就是“生”的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