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无事如有事,提防才可弭意外之变;有事如无事,镇定方可消局中之危。」《格言联璧》
 

 
弘化社
「南北朝时,道生宣讲《涅槃经》,认为阐提(无信心的人)都可以成佛。被当时京城中的法师们认为那是邪说而遭到排斥。道生便去吴郡虎丘山,竖立石头作听众,当讲到阐提有佛性处,便问道:“我这样讲,符合佛意吗?”群石都点头。后来,新译的《涅槃全经》传来,果然说阐提有佛性。」辑自《缁门崇行录》
 

 
弘化社
「自佛法东来,僧皆火化。而唐宋崇信佛法之高人达士,每用此法。以佛法重神识,唯恐耽著身躯,不得解脱。焚之,则知此不是我,而不复耽著。又为诵经念佛,期证法身!」辑录《印光法师文钞》·灵岩山寺启建四众普同塔碑记
 

 
弘化社
「十年前,一富翁之子留日学医,一次坐电车,未停稳就跳,跌断一只胳膊,但很快就治好了。可惜其不知凡是伤筋折骨,百日内须保身节欲,与妻同宿一夜后,翌日便亡。此子将来还要为人医病,却懵懂不知,贪图片刻的欢乐,而葬送了大好前途和最宝贵的生命。」辑录《寿康宝鉴白话》
 

 
弘化社
「径路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时,减三分让人尝。」《格言联璧》
 

 
弘化社
「置其身于是非之外,而后可以折是非之中。置其身于利害之外,而后可以观利害之变。」《格言联璧》
 

 
弘化社
「若人能持净戒,是则能有善法。若无净戒,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当知,戒为第一安隐功德之所住处。」辑录·《佛遗教经》
 

 
弘化社
「清朝康熙年间,林某死而复苏,说在阴间看见送天榜,到外甥陆天锡时,因母亲多口过,欲勾除名。忽然,观音大士降临:“陆林氏虽多口过,但奉佛非常虔诚。天锡代友缴纳所逃税赋,补叔叔做县令所亏钱财,还曾拒绝私奔女。”因此天锡后来还是中榜了。」辑录·《阴骘文新编》
 

 
弘化社
「黄涵之居士之母年事已高,大师建议让其家空闲者乃至仆人,轮流换班在老太太旁念佛,即使老太太自己跟不上,也可摄心谛听,不令间断,一日之中,常不离佛,利益是不可思议的!凡是想成就父母往生大事的人,都可以用这个“在生助念法”,非常便利。」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朱石僧,法名智睿,慈祥诚朴,曾发起成立世界佛教居士林,筹设佛教济寒会,竭力救济难民,耗尽心血。晚年因操劳过度,时婴疾苦。石僧往生时,其子问曰:能念佛否?点头云:能!我心早到西方,念佛真不落空!索笔书“你父定归西”几字,手掏数珠,唇齿微动,至午刻,安祥而去。」辑录·《净土圣贤录》
 

 
弘化社
「皈依三宝,相当于学生到学校注册,是信佛学佛的开始。唯有注册之后,有了学籍,才承认是学校的学生,学校也接受你上课。学生上课是义务,学校授课是责任,所以,皈依的仪式非常重要。就像官员就职,党员入党,都要经过宣誓等行为,表示慎重和肯定!」辑录《学佛群疑》·圣严法师著
 

 
弘化社
「使人有面前之誉,不若使人无背后之毁;使人有乍交之欢,不若使人无久处之厌。」《格言联璧》
 

 
弘化社
「净宗五祖少康大师在新定时,原本此地的人不知念佛,大师就把化缘得来的钱,与小孩子相约:“你们念一声佛,就给你们一钱。”小孩子为了得钱,就随声念佛。一个月之后,念佛求钱的小孩子越来越多,乃至过了一年,当地无论男女老少,很多人都会称念阿弥陀佛了。」辑录·《龙舒净土文今译》
 

 
弘化社
「“惜谷”:田中五谷,以养人民,爱惜五谷,即是善心。修善者存,不善者亡,惜谷获福,殄谷遭殃。“惜阴”:七十古稀,弹指即过,过则已无,何敢懈惰。努力勤学,立德立业,自利利他,为世作则。」辑录《德育启蒙》·印光法师著
 

 
弘化社
「若或事务多端,略无闲暇。当于晨朝盥漱毕,有佛则礼佛三拜,正身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尽一口气为一念,念至十口气,即念小净土文,或但念愿生西方净土中四句偈。念毕三拜而退。然须随气长短,不可强使多念,强则伤气。又止可十念,不可二十三十,多亦伤气。」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与陈锡周居士书
 

 
弘化社
「唐朝谢某之父捕鱼为生,不幸溺水而死。谢某知父杀业太多,必生恶道,于是剃发为僧,法名师备,刻苦修持,立志行头陀行。有一天他带着行囊出岭,脚指被石头碰伤流血,豁然大悟。后来梦见父来致谢:因你出家悟明心地的功德力,我已得生天,所以特来告知!」 辑录《文昌帝君阴骘文》
 

 
弘化社
「如果我们真的相信佛有很大的能力和大慈悲,就好像我们的爸爸是个大富翁,爸爸肯出面替我们还所有的债,什么债都可以还,什么债都可以解决!只要我们很信任地低头,打一通电话给他就好了。爸爸就会来处理一切,又把我们接回故乡!」辑录·道证法师开示
 

 
弘化社
「一个人如果从来没有对人慈悲,一定很难相信佛竟然会这么慈悲,无条件能够对我们这么好。所以在生活中无条件奉献的人,表面上好像很吃亏,其实占了很大便宜——因为愈可以慈悲奉献的人,就愈可以体会到佛的心,信得愈深,由信所产生的力量就会愈大!」辑录·道证法师开示
 

 
弘化社
「问:紫柏老人说,梦中做得了主,临终就能做得了主。但梦中妄想纷乱,甚至还吃肉,时能觉7悟时不能,实在可恨可愧。这有什么办法呢? 答:要想梦境中一句佛号了了分明,应当在日常生活中极力持念。如果平时醒着的时候能够常常如此,久而久之梦中自然可以做到。」辑录《印光法师文钞》·答俞大锡居士问
 

 
弘化社
「前面说到我们最好趁年轻健康的时候把功夫准备好。什么叫做功夫呢?并不是飞天钻地奇奇怪怪的事,是随时可以把心静下来念佛的能力。总之,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对佛的“信心”和要去西方的“愿力”都不会动摇、丢掉,都可以很清楚得打电话给阿弥陀佛。」辑自《毛毛虫变蝴蝶》系列书籍
 

 
弘化社
「明朝杨荣的祖辈以摆渡为业。有一次溪水暴涨,冲毁民房,被淹死的尸体顺流漂下。船夫们都去捞水上的货物,唯独杨荣的曾祖和祖父专心救人,对货物一概不取。乡里人都笑他们太愚蠢,他们回答说:我们摆渡足够养家糊口,至于妄取非义之财,我们从来没存这种心念!」辑录《文昌帝君阴骘文》
 

 
弘化社
「听说娑婆无量苦,为君一一分明举。风俗淫邪人跋扈,多囹圄,命终未免沉冥府。检点恶名看罪簿,因兹惹起阎罗怒。炉炭镬汤烧又煮,争容汝,自家作业非人与!」辑录·《西斋净土诗》
 

 
弘化社
「在法雨寺,大师十年如一日潜修密证,每年秋季到来春打念佛长七。1900年前后,大师和谛闲法师同时各自闭关,书信交流时说:“光自出家以来,即信净土一法。但业障所遮,口虽念佛,心不染道,昏散交攻,依旧昔时行履。因日阅十余纸净典,以发胜进之心。”」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真正念佛就不管(人家)声音是好是坏,如果我们养成听人念佛不生恭敬心的习惯,恐怕到了临命终时,人家来助念,我们听了也会生烦恼,就不能够恭敬一心,造成了障碍,那可不能怪佛不来接引。所以我们养成习惯,一听人家念佛,就生恭敬心,也欢喜念佛,这样才能够安全!」辑录·道证法师开示
 

 
弘化社
「善导和尚云,若欲学解,从凡夫地,乃至佛地,一切诸法,无不当学。若欲学行,当择其契理契机之一法,专精致力,方能速证实益。否则经劫至劫,尚难出离。所谓契理契机之法,无过信愿持佛名号,求生西方!」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邓新安居士书
 

 
弘化社
「僧朗和众人被虏掠到军营里,无路可逃,只好用绳系在崖侧的树上,但没法下脚,众人悬在空中,危险极了,于是头叩石壁念观音。一会儿,光照天地,荆棘中出现下脚之地。又一会儿,一头老虎出现了,众人害怕,朗说:这难道不是圣人指路吗?于是跟随老虎,找到路后,老虎也消失了。」辑录 ·《高僧传》
 

 
弘化社
「1917年,徐蔚如居士从朋友邓伯诚那里得到大师的三封书信,便将此三信刻印了几千份送人,取名叫《印光法师信稿》。1918年春,徐居士再以历年搜访所得的大师文章22篇,印于京师,称为《印光法师文钞》,这便是《文钞》的第一个版本。」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郑颂英居士外出参与集体劳动,不幸在傍晚收工时掉队,只能在黑沉沉的草原上过夜。忽然,一群狼咆哮而来,郑居士双手合掌,急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奇迹出现了!狼群只能靠近离他一公尺远的四周,而不能损害郑居士半根毫毛,就这样坚持到天明一夜没睡,狼群也自动散去了。」辑录·《拜观楼法乳》
 

 
弘化社
「彼之理是,我之理非,我让之;彼之理非,我之理是,我容之。能容小人,是大人;能培薄德,是厚德。」《格言联璧》
 

 
弘化社
「东晋的张崇信奉佛法,苻坚兵败后,长安众多百姓欲南迁归顺东晋,被镇守边关的兵士俘获,张崇也被捆绑起来,手脚镣铐,下身被埋土中。张崇料想明天必是死路一条了,于是至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半夜时,脚镣手铐忽然自动解开,身子也从泥土中涌了出来。」辑录《文昌帝君阴骘文》
 

 
弘化社
「宋神宗元丰三年,王舜封,奉命出使今朝鲜、韩国一带。途中遇风涛,船被一只巨龟背负着行驶,情形危急。舜封很惶恐,朝普陀潮音洞方向祈祷,忽见金色晃耀,现观音菩萨满月相,珠璎灿然,出自岩洞。大龟消失,船才得以继续航行。归国后舜封上奏此事,皇帝赐名为“宝陀观音寺”。」辑录·《普陀志》
 

 
弘化社
「我教原开无量门,就中念佛最为尊。都融妄念归真念,总摄诸根在一根。不用三祇修福慧,但将六字出乾坤。如来金口无虚语,历历明文尚具存。」辑录·《省庵大师劝修净土诗》
 

 
弘化社
「念佛休嫌妄想多,试观妄想起于何?无心收摄固成病,著意遣除亦是魔。救火抱薪添烈焰,开堤引水作长河。直须字字分明念,念极情忘有甚么。」辑录·《省庵大师劝修净土诗》
 

 
弘化社
「隋朝高僧普安和尚领众僧至大万村,田氏家的长女身无长物,从一团乱禾中搜得黄粟十粒,来到僧人住处,把十粒粟放入桶里,默默祝祷:“以此微物供养,若贫穷业报能够结束,愿甑中米饭都变成黄色!”说完便含着泪回家。第二天早晨,僧人们看到米饭果皆成黄色。」辑录《文昌帝君阴骘文》
 

 
弘化社
「书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皆因果之说也。至于佛法,则更为彰著。前究过去,后明未来。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辑录《印光法师文钞》·感应篇直讲题辞
 

 
弘化社
「从前有一位沙弥,年方七岁就知道自己的前生,有好几世都是短命夭折,让好几位母亲悲痛苦恼。巧的是这几位母亲都还健在,有一天偶然聚在一起,各自悲诉起自己的孩子。小沙弥想到生死轮回如此可怕,当更加勤奋精进修道啊!」辑录《文昌帝君阴骘文》
 

 
弘化社
「古人云死生亦大矣!临终助念,是助死者得往生;临产念观音,是助生者母子离危险。近数年来,屡闻生产之苦,又详知世人谬执(有念佛人家,有生产则逃往外边,过月余方回者),故常与一切人说之。」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方耀廷居士书一
 

 
弘化社
「言语知节,则愆尤少。举动知节,则悔吝少。欢乐知节,则祸败少。饮食知节,则疾病少。」《格言联璧》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