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毋因群疑而阻独见,毋任己意而废人言,毋私小惠而伤大体,毋借公论以快私情。」《菜根谭》·洪应明编
 

 
弘化社
「遍和法师,四川人,身形矮小,蓬头垢面。曾隐居潜修,不乐言谈,终日持念佛号。于道场中伺候病僧不惮辛劳不厌臭秽。一日忽告假,取生平积蓄以资道场。后谓当家言:“三日后必去!”果于当日上午往生,一切如常毫无病苦,终前呵呵一笑,自在化去,年六十六。」辑录《近代往生随闻录》·宽律法师撰录
 

 
弘化社
「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譬如澄清百千大海,弃之唯认一浮沤体目为全潮,穷尽瀛渤,汝等即是迷中倍人。」辑录·《大佛顶首楞严经》
 

 
弘化社
「卧室供佛,除贫无余屋则可。若有余屋,断不可在卧室供也。今人多半是粗心浮气,殿堂上尚肆无忌惮。若卧房供佛,当作大雄宝殿想,或可少招罪过。否则其功甚少,其过无量。座下所说,乃于无可设法中,与彼作一方便,当以在殿礼拜,为免招罪过之第一法!」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如岑师代友人问书
 

 
弘化社
「骨肉恩情相爱,难期白首团圆。几多强壮亡身,更有婴孩命尽。劝念阿弥陀佛,七宝池中化生。聚会永无别离,万劫长生快乐。」辑录《净土诗韵》大慈菩萨劝念佛偈·释演莲辑
 

 
弘化社
「凡夫之情,随物所移。土木形骸,妆饰美妙,即生贪染之心。况幼年子弟,妆作女身。虽云高抬教化,实有诲子弟入轻佻之咎。况欲其妆扮逼真,不下一番心思,岂能令人悦目。专习举业,尚不能变化气质。以好顽之机,令其扮戏,遂欲变化气质,恐变坏者多,而变好者少!」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康寄遥书
 

 
弘化社
「天下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到处都有各种各样的缺陷,哪能得每事称心呢?若不思自己的德薄,一味怨尤,只是取祸。善人乐善,越穷越坚,把造次必于是二句,志士不忘在沟壑一句,做定心丸。天困我,正是成就我;人侮我,正是勉励我。终身贫贱又何妨,岂必望报!」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古今来许多世家,无非积德。天地间第一人品,还是读书!」《格言连璧》
 

 
弘化社
「聪明睿知,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格言联璧》
 

 
弘化社
「古往今来的伟大圣哲,常教人谦卑退让、舍财不贪。新学家却将此讥笑为“消极的道德”。岂不知一切伟大积极的事业,都是由“消极的道德人”做出来的!因为惟有“消极”克己,才能积极利人;惟有舍财不贪,才能兴办公众利益。一开始似乎是吃亏,后来仍然是会得到大便宜的!」辑录《保富法》·聂云台著
 

 
弘化社
「凡有心者,皆堪作佛。八难之盲聋喑哑,难入道而已,果能专精念佛,聋不能听、瞎不能看、哑不能言,究有何碍?但能心中默念,亦可现生亲得念佛三昧,临终直登九品,何可云此等人不得往生?手脚残疾者亦复如是。无智慧人,认做此等人不得生西方,其错大矣!」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宗灵法师书
 

 
弘化社
「念佛无难事,所难在一心。一心亦无难,难在断爱根。」辑录·《省庵大师不净观颂》
 

 
弘化社
「1882年,大师在莲花寺代理库头,兢兢业业、言行一致,对维护常住财物(寺院公共财物)的因果非常严谨,不敢占丝毫便宜。大师明白私自盗用常住,报应是在地狱,所以但凡遇到整理食糖的时候,手上粘的糖和气味,都不敢用口舌舔食,而是用纸把糖揩下来。」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阿权势者,凄凉万古。达人观物外之物,思身后之身,守受一时之寂寞,毋取万古之凄凉。」《菜根谭》·洪应明编
 

 
弘化社
「一个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存在,就算是犯了漫天的大罪恶,也都可以悔改;古人有一辈子都在作恶,临命终前却能悔改过来,萌发了一个善念,最终得到善终的果报。一念猛厉,足以涤百年之恶。譬如千年幽谷,一灯才照,则千年之暗俱除。故过不论久近,惟以改为之贵!」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辑录·《佛说八大人觉经》
 

 
弘化社
「宋朝的包宏斋,身体强健,精力过人,八十五岁时还被拜为宰相。贾似道认为他一定有养生妙术,就去请教。包宏斋说:“我有一服丸子药,是不外传的秘方。”贾似道急切地问是什么药,包宏斋慢慢悠悠地说:“多亏我吃了五十年的独睡丸呀!”满座人听了都开怀大笑。」辑录《寿康宝鉴白话》
 

 
弘化社
「我父亲曾同范古农等十几个吃素念佛的居士一起去普陀山拜访印光法师。当时印光法师在闭关阅经,居士们就在外面等,等到印光法师出来,一看这么多人,就把门帘掀开说道:“老远过来蛮吃力,还是少出来跑,在家专念南无阿弥陀佛!”没讲别的话,就叫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又回屋了。」辑录·雪光长老开示
 

 
弘化社
「作福不念佛,福尽还沉沦。念佛不作福,入道多苦辛。无福不念佛,地狱鬼畜群。念佛兼作福,后证两足尊。」《净土诗韵》莲池大师劝修四料简·释演莲辑
 

 
弘化社
【彻悟大师楷定十六字净土纲宗】彻悟大师教眼圆明,将“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定为净土纲宗,解曰:无生死心,一切开示,皆为戏论,念佛无由契入;无菩提心,不能感通诸佛、契合本性、圆成佛道、广利群生。而一切行门中,最易下手、至极稳当者,无如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求生净土!
 

 
弘化社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间,一切都不是恒常不变;我们的肉体也是很容易死亡,只要一口气不来,呼吸停止了,这个肉身就不再归我所有。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想要改过,也没有办法了。还要在千百劫中,沉沦到地狱里受到折磨,纵然是遇到了圣贤佛菩萨,也无法接引!」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上根之人,虽有终身专持一句弥陀圣号者,而决不应排斥教理。若在常人,持名之外,须于经律论等随力兼学,岂可废弃?且如灵芝疏主(宋代灵芝元照律师),虽撰《佛说阿弥陀经义疏》,盛赞持名,然其自行亦复深研律藏,旁通天台、法相等,其明证矣!」辑录·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改过,要发起畏心。须知天地在上,鬼神难欺。我们纵然是在幽暗之处犯下过错,大家虽然不容易发觉,但天地鬼神却像镜子似的照着我们,看得实在非常清楚。所犯的罪业若是重大,必会降下许多灾祸;就算是轻的过失,也会减损现有的福报。怎可不畏惧呢?」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心若与四宏誓愿合,则念一句佛,行一善事,功德无量无边。心若唯求自利,不愿利人。所行之事虽多,而所得之功德甚少。况或再加以倾人害人之意,及自炫自矜之心。则所念之佛,所行之善,亦非全无功德。实属百千万亿分中,仅得一分半分!」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徐书镛居士书
 

 
弘化社
【佛言邪淫十罪】一者常为所淫夫主欲危害之;二者夫妇不睦;三者诸不善法日日增长;于诸善法日日损减;四者不守护身妻子孤寡;五者财产日耗;六者有诸恶事常为人所疑;七者亲属知识所不爱喜;八者种怨家业因缘;九者身坏命终死入地狱;十者若出为女,多人共一夫,若为男子,妇不贞洁。——《大智度论》
 

 
弘化社
「能知足者,天不能贫。能忍辱者,天不能祸。能无求者,天不能贱。能外形骸者,天不能病。能不贪生者,天不能死。能随遇而安者,天不能困!」《格言连璧》
 

 
弘化社
「改过必须要发起“勇猛心”。人们在犯错之后不能够改正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得过且过、退堕畏缩。我们在明白过失以后,立即痛下决心改正过来,不应当犹豫不决。犯了小的过失,要如芒刺在肉,速与决剔;若是犯了大的罪业,要如毒蛇啮指,速与斩除,无丝毫疑滞!」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徐信善与杨宏,赴考同住一客店,遇一高僧云:杨当大贵,徐当贫。是夜。杨偶见店中一女子美貌,欲以钱财求淫,徐严词力止之。次日复遇高僧,惊曰:徐一夕之间如何便有阴骘纹起?易贱为贵,当大显。复谓杨:气色殊不及昨日,固当与徐同显,而名次稍后矣!发榜果然。」辑录《寿康宝鉴》
 

 
弘化社
「江西有一富商周翁,湖南灾荒,官府劝募捐款,其手下便认捐五百两,周翁家财百万,闻后竟怒气勃勃。周翁积财不用,遗产三千万,子孙多阔少爷派头,十几年便耗空殆尽(做些好事者情况略好),败家之快不可思议。周翁悭贪自私,一家独富不顾他家死活,慈善之心有几分焉?」辑录《保富法》·聂云台著
 

 
弘化社
「念佛修持,如服药然。能明教理,如备知病源、药性、脉理。再能服药,所谓自利利他,善莫大焉。若不能如是,但肯服先代所制之阿伽陀药,亦可愈病,亦可以此药,令一切人服以愈病。只取愈病,固不必以未知病源、药性、脉理,为憾也。」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念佛居士书
 

 
弘化社
「八德池中莲已种,果然一念甚宏深。滋培虽藉如来力,长养全凭决定心。」《净土诗韵》觉明妙行菩萨劝修净土偈·释演莲辑
 

 
弘化社
【丰子恺·《护生画集》】阿毛,好食蛙。制一铁针,每捕得一蛙,则以针穿其颈,针满,始荷之而归,以充馔焉。如是者数十年矣。一日,远处失火,阿毛登屋望之。其家临河而居,惧盗贼从水次攀援登屋,故于檐端列铁条数十,皆锐其末,如锋刃然。阿毛失足而坠,铁条适贯其颈,呼号甚惨,其死状如蛙也。
 

 
弘化社
「要想保富,必须要有智慧的眼光、辽远的见识与宏大的心量,范文正公即属此类。而不善于保富的人,普天之下滔滔皆是!他们鼠目寸光,不能保子孙长久,见一点而漏万端,譬如看历本,只看见初一,不知道明天有初二,更不晓得年底有除夕,这等愚人,实在是很多啊!」辑录《保富法》·聂云台著
 

 
弘化社
「胡复省,耶教徒,偶阅佛书,憬然有悟而皈净土法门,持身甚笃,远离俗嗜,布医施药,造福公众。退休后每日恳念佛号求生净土,有时深夜不休,如是者三十年。七九年患小病不思饮食,身无痛苦。某日微感不适,翌日上午安详往生,顶最后冷,四肢柔软,世寿九十。」辑录《近代往生随闻录》·宽律法师撰录
 

 
弘化社
「因果错综复杂,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生,若有神通就能看到十生、百生乃至更长,能看到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的因果是丝毫不差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况且人的一生,善恶夹杂,心里头一会儿菩萨心肠,一会儿烦恼来了就狠狠地发恶愿,错综复杂,每个人都是。」辑录·梦参长老开示
 

 
弘化社
「1882年陕西双溪寺传戒近尾声时,得戒和尚的开示令大师深受震动:得戒和尚师公的亡母投胎做猪待宰,托梦师公求救,但去时已晚,师公打滚痛哭。师公后蒙冤被逼吃肉,见肉如见母,肉未入口,便心疼吐血。所以说轮回路险,当思恶道苦,求生西方,回渡娑婆!」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世路风霜,吾人炼心之境也。世情冷暖,吾人忍性之地也。世事颠倒,吾人修行之资也!」《格言连璧》
 

 
弘化社
【为何截流大师俗名“梦憨”?】截流大师,清初顺康间人,父亲全昌,乃宜兴老儒,与憨山大师为友。憨山大师示寂后三年,一晚,全昌梦见憨山进卧室,后大师出世,即取名为梦憨。大师长大成人时,父母相继逝世,遂萌发修道志向,二十三岁投武林理安寺出家,精进修持,肋不至席,如是五年,契悟法源。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