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中诫经》曰:人若为一恶,意不安定。为十恶,气力虚羸。为二十恶,坎坷衰耗,凡事乖张。为五十恶,终无匹偶。以至百恶,水火为灾,非横牵引,刑法恶死。为五百恶,子孙绝嗣。夫积恶满盈,祸及后世。自身地狱,又其轻者矣。人当将此训,刻刻念之自不为恶矣!」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今人视佛经如故纸,杂物与经乱堆,而手不盥洗,口不漱荡,身或摇摆,足或翘举。甚至放屁抠脚,一切肆无忌惮。唯欲灭佛法魔王,为之赞叹,谓活泼圆融,深合大乘不执著之妙道。真修实践佛子见之,唯有黯然神伤。阅经必须端身正坐如面圣容,至诚恳切方得实益!」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永嘉某居士书
 

 
弘化社
「凡人妄想不一。或追忆数十年前,荣辱恩仇,悲欢离合,及种种闲情,此是过去妄想;或事到眼前,可以顺应,却乃犹豫不决,此是现在妄想;或期日后富贵荣华,子孙发达,等一切不可必成之事,此是未来妄想。照见其妄,随念斩断,谓之觉心。不患念起。只患觉迟!」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心能作佛,心作众生,心作天堂,心作地狱。心起者,一念之萌也。一念虽微,感动天地,关通鬼神。人能起一善心,只此一念是破地狱之灵符,斩群邪之慧剑,渡苦海之慈航,照黑暗之明灯。若起一恶心,则三途现前,沉沦不息。故吉神凶神,随念随致,不须一毫等待!」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夙生怨对,咸蒙法益,而得解脱,永免寻仇报复之苦!】人间一切争持嫉妒诈欺诬陷掠夺残杀等种种构怨行为,莫不起因于自私自利之一念。佛法破除我执,印造经像,普益人间,为不可思议之法施功德。法雨一滴,熄灭怨对之嗔火而有余。化仇而为恩,转祸而为福。——辑录《印造经像之功德》·印光大师开示
 

 
弘化社
「读书即未成名,究竟人高品雅。修德不期获报,自然梦稳心安!」《格言连璧》
 

 
弘化社
「费千金而结纳势豪,孰若倾半瓢之粟,以济饥饿!千楹而招来宾客,何如葺数椽之茅,以庇孤寒!」《格言联璧》
 

 
弘化社
「人生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西方急急早修持,生死无常不可期。窗外日光弹指过,为人能有几多时?」辑录·《德森法师劝念佛偈》
 

 
弘化社
「印光大师幼时,曾被同村人霸道蛮横地打了两耳光,头痛欲昏,但大师心地宽厚,忍了下来。大师生平不提此事,晚年为劝人和解,说道:我当年固然示弱,示弱又何妨呢!希望你学我的示弱,不要把新名词之竞争二字,奉为神圣。做人应忍劳忍苦,才能柱地撑天!」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浓于声色,生虚怯病。浓于货利,生贪饕病。浓于功业,生造作病。浓于名誉,生矫激病。」《格言联璧》
 

 
弘化社
「民国江西刘开难,近弱冠,以佛为迷信,后梦读《华严合论》,叹不思议乃发心向佛,渐悟念佛切要,常嘱人求生净土。后抱病,家人礼佛求寿,开难呵之令改求佛接引,昏寐中有请做冥官有请升天,均拒之,预知往生,自诵经文安详而逝,顶温如生。居士不被业相转,可谓信愿坚定矣!」辑录《净土圣贤录三编》
 

 
弘化社
【为何彻悟大师将数十年积稿付之一炬?】彻悟大师初率众参禅,津津不倦,十四年如一日,声名远扬。后因病以念佛祛疾,继思念佛法门乃诸大菩萨、祖师和善知识异口同赞,我何敢不归命?由是归心西方净土,专修念佛,中止参禅,纯提净土,数十年所有积稿,付之一炬。大师诚心所感,参禅人亦多皆念佛。
 

 
弘化社
「大师初出家时,一次到一居士家。其家皆信佛,婆媳儿女各供一佛,于长供桌上各占一段。媳妇掸灰,只管自己佛像,也不帮婆婆掸一掸。大师见了十分痛心,这家人连敦伦尽分都没做到,表面信佛,实则以身谤法。大师当场就教育了这位媳妇应当孝顺公婆的道理。」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做慈善事业,关键在于发心的纯正与否?要以大公无私、深信因果、绝对奉献的心来做,不能有私心杂念,不能为名利而做,不能图个什么;发心的义工个人,不能计报酬,所谓能施、所施、中间事物都不可得。以佛法的法性真理作为慈善事业的发心,功德才如虚空一样,才是无为之法。」辑录·传印长老开示
 

 
弘化社
【应事接物见涵养】无论处事、待人、接物,心中常常有优裕从容、游刃有余的感觉,忙而不乱,才表现出一个人的涵养功夫。这是从内心修养表现于外部的谈吐举止,自然就是镇定从容,而要达到这样的修养功夫,首先就要克服心浮气躁、感情冲动——辑自《格言别录白话赏析》
 

 
弘化社
「复次,地藏,未来世中,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佛法中所种善根,或布施供养,或修补塔寺,或装理经典,乃至一毛一尘、一沙一渧,如是善事,但能回向法界,是人功德,百千生中,受上妙乐。如但回向自家眷属,或自身利益,如是之果,即三生受乐,舍一得万报。」辑录·《地藏菩萨本愿经》
 

 
弘化社
「处世不必邀功,无过便是功;与人不求感德,无怨便是德。」《菜根谭》·洪应明编
 

 
弘化社
「行善,必须从改正过失开始做起。改正过失的方法,首先要发起羞愧心。试想,我为什么一事无成呢?这都是由于过分沉溺于逸乐,受到世俗的欲望所染污,做了不合义理的事,以为人不晓得,毫无一点羞愧心。就这样日益沉沦,逐渐变成禽兽之流,自己却不能发觉啊!」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1886年,大师受托管教一调皮小沙弥,事先便告诫好规矩,但小沙弥不久就违犯,还躲避处罚,大师只好略现严厉之相,严肃地打手板,小沙弥这才老实了下来。为人师者,做好表率,言行稳重,不苟言笑,学生自然就服服帖帖——这便是大师卓有成效的教育方法。」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古德所谓“天下太平之根本”,在于让大家觉悟,主要是信因果。人生就是因果相续的过程,出发点就在当下。当下能够明白念即无念,就是佛法;不能明白,就是继续着漫长的轮回。佛得大自在,超越时间和空间;众生的念迷了,就是无限的轮回,无限的生死。这就是觉与迷的区别。」辑录·传印长老开示
 

 
弘化社
「我们对狗表示好意,它就会摇尾巴,若是恶声对它,它就会拖下尾巴走开;对墙抛皮球,球会弹回来,抛的力量越大,弹回的力量也越大,而墙自己并未动手。所以《书经》上说: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孟子》说: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佛教中说:自造因,自结果。」辑录《保富法》·聂云台著
 

 
弘化社
「虚云老和尚生母早逝,由庶母王氏抚育成长。云公出走后,同治三年,父病亡,王氏入佛门为尼,家财尽施,一心向道,专志净土。宣统元年示微疾,念佛西归,跏趺说偈云:今朝解脱生前累,换取莲邦净妙身。有缘念佛归西去,莫于苦海久沉沦。殁后异香数日不散。」辑录《近代往生随闻录》·宽律法师撰录
 

 
弘化社
【佛言妄语十罪】一者口气常臭;二者善神远之非人得便;三者虽有实语人不信受;四者智人谋议常不参豫;五者常被诽谤,丑恶之声周闻天下;六者人所不敬,虽有教敕人不承用;七者常多忧愁;八者种诽谤业因缘;九者身坏命终当堕地狱;十者若出为人常被诽谤。——《大智度论》
 

 
弘化社
【为何人称省庵大师为永明再来?】省庵大师曾诣阿育王山瞻佛舍利,先后五次燃指供佛。每年佛涅槃日,讲演经典,开佛奥旨,法化洋溢,江浙四众弟子,倾心归仰。大师受请住持诸寺,清规肃穆,来者云集。曾退隐力修净业,后受请至梵天讲寺,纯提净土,结长期念佛会,昼夜六时,互相策励,人咸称永明再来。
 

 
弘化社
「造作淫秽图书、坏人心术者,这种人死后堕入无间地狱,直到这些书完全消失,而且看了这些淫书而造罪者的苦报也受尽了,淫书的作者方能出离地狱。淫秽图书对世人的危害,罄竹难书。可叹这些人,有着多生多世培植的慧根,却不思考积福德于自身,反而造下无穷罪孽!」辑录《寿康宝鉴白话》
 

 
弘化社
「天理路上甚宽,稍游心胸中,便觉广大宏朗;人欲路上甚窄,才寄迹眼前,俱是荆棘泥涂。」《菜根谭》·洪应明编
 

 
弘化社
「邝子元得了心病,整天昏沉如在梦中,听说有位老僧会治病便去求救。老僧劝说:“此病是淫欲过度所致。纵情美色是外感之欲,梦中相交为内生之欲,两欲纠缠感染,耗损元气,必得不治之症。现急需将色欲斩除,保养身体,自然就慢慢恢复健康。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辑录《寿康宝鉴白话》
 

 
弘化社
「念佛人要修三种福业。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此三福业,第一代表人天乘的善,第二代表声闻缘觉乘的善,第三代表大乘菩萨行的善。所以学佛,先从做人起,是最起码的。」辑录·惟贤长老开示
 

 
弘化社
「人命无常呼吸间,眼观红日落西山;宝山历尽空回首,一失人身万劫难。一句弥陀最方便,不费工夫不费钱;但教一念无间断,何愁难到法王前?」辑录·《德森法师劝念佛偈》
 

 
弘化社
「众生的病苦,就是我们的病苦,这样子想,度众生的心才会恳切,能替代众生承受所有的病苦而毫无怨言,就是菩萨!」辑录·妙湛长老开示
 

 
弘化社
「光一向不主张于佛菩萨诞期及各好日期放生。此事已成铁案。捕者特为放者多捕,被放者多有因此而被捕。然人情多好名,因循了事,若不逢好日,便不肯特为买生。」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罗智声居士书一
 

 
弘化社
「谈玄说妙,譬如饿汉,研究食谱,虽满纸山珍,如何能饱?倒不如普通食物,得充一饱,才于实有济。且就常人所能行,约略说之:一者深信因果、二者发菩提心、三者专修净土。净土法门书籍,可先阅《初机净业指南》、《印光法师文钞嘉言录》等,依此可略知净土法门的门径!」辑录·《弘一大师说净土》
 

 
弘化社
「印祖曾回忆说:“光本读书人,将韩欧程朱辟佛之说奉为圭臬,姿态狂妄。”结果一病数年,病中印祖深深反省,觉知错误:“由此意恶之业,长婴病苦,数年直同废人。韩欧虽贤,去圣远矣!佛法非凡情世智所能测度也!遂顿革先心,出家为僧。」辑录《常惭愧僧印光法师的故事》·余池明著
 

 
弘化社
「放生亦不可乱放。放之于江,则无不可。放之于池,凡害鱼之鱼亦放其中,是放贼于人民之聚处,则群鱼皆为彼之食料。然欲一一如法,实难做到。是宜极力提倡戒杀吃素,以为根本解决之法。若尽量放而设法未能合法,则亦只功过不相掩耳。」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罗智声居士书一
 

 
弘化社
「放生者,但以不忍杀生为念,不能计及彼之食生物与否。鱼多食小鱼及小水虫。若如所论,则放一大鱼,必日杀无数小鱼水虫,则放一以杀多,是放之功少过多也。然穿山蛇獭,究无几何。既不能尽生物皆买放,则似宜从缓,庶免闲议。」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罗智声居士书一
 

 
弘化社
「元朝耶律文正公(耶律楚材),乃太祖(成吉思汗)军师,凭军机大权保人民无数。太祖好杀,公善劝谏能阻之。公淡泊名利,燕京城破时,诸将心恋财宝,公只取大黄数十担,不久瘟疫,便以大黄治命得效甚佳。公后代子孙拜相者达十三人之多,此亦不积私财而子孙发达之明证!」辑录《保富法》
 

 
弘化社
「彼惟以谈玄说妙为事,而藐视因果事相,及与念佛法门者。盖由未详如来彻证心性,成菩提道,皆从历劫遍修众善,积功累德之所致也!欲证心性而成觉道,若不从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下手,何异于鸟无冀而欲飞、木无根而欲茂乎哉?」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佛教净业社流通部序
 

 
弘化社
「《大学》言: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孟子》曰:为富不仁,为仁不富。世人以为积攒金钱田产,便是有益子孙。但从历史和现实来看:不仁者积钱多,子孙却穷困甚至灭绝;仁者积钱少,子孙反而兴旺发达。可见若全不顾己、真心利人,即使不留一钱,子孙也必发达!」辑录《保富法》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