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富贵人家子弟,多不成器。其源于爱之不得其道,或偏与钱财,或偏令穿好衣服,钱随彼用。欲儿女成贤人,当为培福,不当为积财。财为祸本,汝等看多少白手起家者, 皆由无钱自勤而来。而大富家多多不久房产一空,故古人云:“遗子黄金满籝,不如教子一经!”」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周孟由昆弟书
 

 
弘化社
「心口一样是君子,心口都不正是小人。口是心非,是假冒的君子。如果佛口蛇心,定然不忠、不孝、不信、不义,最是丧心灭伦的恶。善人口即是心,心即是口,口里说出了善,心里便实有这个善。至于待人,口里许诺他,便是心里许诺他。论事口里赞他,便是心里赞他!」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毋以小嫌疏至戚,毋以新怨忘旧恩。」《格言别录》
 

 
弘化社
「瞒心昧己,在暗僻中做贪利邪淫,损人等事,最是暗空亏心的恶!善人生平做事,件件可以对人说。哪怕是积阴德,也不是故意去拣人不见闻的善事做的。虽然件件是阴德,却是光明正大,都不是瞒人的。只要日日这样善做,不求人知,常忧不足,便是积阴德。」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印光实有人所不得、而己所独得之秘诀,不妨由汝之请,普为天下诸佛子告。其诀唯何?曰“诚”,曰“恭敬”。此语举世咸知,此道举世咸昧。诚与恭敬,实为超凡入圣了生脱死之极妙秘诀,故常与有缘者谆谆言之。世出世间,一切诸法,欲得精一,莫不以此而为基本!」《印光法师文钞》·复永嘉某居士书五
 

 
弘化社
「凡一事而关人终身,纵确见实闻,不可着口。凡一语而伤我长厚,虽闲谈戏谑,慎勿形言。结怨仇,招祸害,伤阴骘,皆由于此。」《格言别录》
 

 
弘化社
「人有势不可使尽,有福不可享尽,贫穷不可欺尽 。此三者,乃天运循环,周而复始。一日行善,福虽未至,祸自远矣。一日行恶,祸虽未至,福自远矣。行善之人,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作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损人利己,切宜戒之!」引辑《太上感应篇直讲》·东岳大帝训
 

 
弘化社
莲花生沸汤【丰子恺·《护生画集》】猪吃死人肉,人吃死猪肠,猪不嫌人臭,人反道猪香。猪死抛水内,人死掘地藏,彼此莫相啖,莲花生沸汤。——寒山子偈
 

 
弘化社
「使人敢怒而不敢言者,便是损阴骘处。」《格言别录》
 

 
弘化社
「忍与让,足以消无穷之灾悔。古人有言:“终身让路,不失尺寸。”」《格言别录》
 

 
弘化社
「论人,须带三分浑厚。非直远祸,亦以留人掩盖之路,触人悔悟之机,养人体面之余,犹天地含蓄之气也。」《格言别录》
 

 
弘化社
「律己宜带秋气,处世须带春风。」《格言别录》
 

 
弘化社
「书有末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格言别录》
 

 
弘化社
「水陆空行一切众生,无一不知疼痛苦乐。无一不知贪生怕死。无一不是吾人无量劫来之父母兄弟姊妹妻子朋友亲戚。无一不能于未来世圆成佛道。但以宿世恶业,堕于异类。固宜深生怜悯以护持之,令彼各得其所。何可以强陵弱,或以智取,或以钱取,令彼悉充口腹?!」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常斋会题词
 

 
弘化社
「以和气迎人,则乖沴灭。以正气接物,则妖氛消。以浩气临事,则疑畏释。以静气养身,则梦寐恬。」《格言别录》
 

 
弘化社
「盛喜中勿许人物,盛怒中勿答人书!」《格言别录》
 

 
弘化社
「或背伦常,或无情义,或害人杀物,或尖刻浇薄,或使气狂性,或狂妄愚行,或欺心利己,或好色贪财,或鄙吝奢华,或口过意恶,或阴谋使乖,或怠惰触犯。今人心昏眼翳,犯了过恶也不自觉察,更或自道快畅。哪知鬼神暗察,随其轻重夺其纪算,算尽则死,丝毫不漏!」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体相不具有二种:一是废疾,一是缺嘴只眼等类,都叫做天刑。刻薄的人,眼中容不得一毫歹处,见到故要嘲笑。善人见瞽肓残疾的人,犹如兄弟的困苦,必先赒济,至于相貌丑陋,不但恐怕一笑惹祸,更丝毫没有分别心一般礼敬!」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事事难上难,举足常虞失坠。件件想一想,浑身都是过差。」《格言别录》
 

 
弘化社
「人的一家,都有神明鉴察。灶神掌人一家的命,罪过是瞒不过的。每到月终,直奏上天。可叹愚人不知利害,以为瞒过了人眼,便起邪僻心、做苟且事。哪晓得人可瞒,天不可瞒。巡查在身的、在家的鬼神,机密哪有不晓?凡起一念头,务要刻刻畏惧,常怕得罪天地神明!」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恩怕先益后损,威怕先松后紧。」《格言别录》
 

 
弘化社
「祸之福之,本无一定之门,惟在人心自召。人一念未起时,此心湛然,如同虚空,何有善恶?只因此念才动,所向好事是善,所向坏事为恶。其先不过起一念、行一事,及后日积月累,遂有善人恶人之别。得祸得福,悉决于起念之时。故太上开口:祸福无门,惟人自召!」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印光大师曾盛赞《金刚经》云「受持四三二一句者,功德难宣,持全经者,又何待言。是以自古至今,人多读诵,其顿悟自性,彻证唯心,生预圣流,没归安养者,何可胜数。其次则消除罪业,增长善根,转祸为福!」
 
弘化社
「只需常有惧心,退一步做,见益而思损,持满而思溢,则免于祸!」《格言别录》
 

 
弘化社
「存心养性,须要耐烦耐苦,耐惊耐怕,方得纯熟。」《格言别录》
 

 
弘化社
「命是由自己造作的,福也是由自己求得的。佛教经典里面就说过:“想要求取富贵,就一定能得到富贵;想求生男女,也会如愿;若要祈求长寿,便能达到长寿。”妄语是释迦牟尼佛制的根本大戒,诸佛菩萨难道会讲话骗人吗?!」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激之而不怒者,非有大量,必有深机。」《格言别录》
 

 
弘化社
「心里有怨恨,咒自己死,咒别人死,或赌假咒欺人,历看果报,都是速死的。善人被遇人欺侮,只得让他怒骂,我只闭口,让他张拳,我只袖手,便省了闲气。我施有恩,不求他报,他来结怨,不与他较,如此便宽了怀抱!」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易喜易怒,轻言轻动,只是一种浮气用事,此病根最不小!」《格言别录》
 

 
弘化社
「凡是贪取不义之财的人,就像是去吃那屋漏水浸过有毒的肉来充饥,去喝那毒鸟浸过的酒来止渴一样,不但不能够获得暂时的饱足,反而死期马上就到了。《孙真人福寿论》说:“贫者多寿,富者多促。”又说“人若奉阴德而不欺者,祸不及也,寿不促也!”」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念佛之人,当吃长素。如或不能,当持六斋,或十斋。由此渐减,以至永断,方为合理。若尚未断荤,切戒在家中杀生。因家中常愿吉祥,若日日杀生,其家便成杀场。杀场,乃怨鬼聚会之处,其不吉祥也大矣!」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一函遍复
 

 
弘化社
「《遗教经》曰:“多欲之人,多求利故,苦恼亦多。少欲之人,无求无欲,则无此患。”若欲脱诸苦恼,当观知足。知足之法,即是富乐安隐之处。知足之人,虽卧地上,犹为安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亦不称意!故人能推多取少,自然心地平夷。对境无侵,常行知足。」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每每聪明人,均属矜夸暴露,尖酸刻薄。其心绝无涵蓄。其人非坎轲终身,必少年夭折。凡居心行事,必须向厚道一边做。厚则载福,薄则无福可得。若再加之以刻险奸巧,则便如山峰峻峙,任何雨泽皆不受,任何草木皆不生矣!」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徐书镛书
 

 
弘化社
「大着肚皮容物,立定脚根做人。」《格言别录》
 

 
弘化社
「《大藏经》曰:“人不杀生,爱护物命,及放生施食,得长寿报。”今人家小儿顽戏,凡蝇蝶虫蚁鸟雀之类,切宜戒禁。非惟伤生,且炽杀机,长大不知仁恕矣。凡人见一切众生,投身死地,如雀鸟被伤、蝼蚁被踏、鱼虾细鳞被网之类,方便救护生全之。此福寿长者所为!」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美色人人爱,皇天不可欺。我去淫人妇,人来淫我妻。此昔人之垂戒也!杨幼青诵之曰:“见他色美,方起念欲私,即作人见我妻女起心引诱想。”易地相观,邪心顿息!」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万善先资》云:孕妇食兔,子则缺唇。食雀,子则雀目。食蟹,子多横生。食鳖,子则项短头缩。食鳗鱼鳅鳝,子多难产。皆气质随物类之气质转变所致。况肉皆含毒,以杀时恨心所结,故食肉之人,多生疮病,瘟疫流行,每多传染。吃素之人,绝少此患!」辑录《印光法师文钞》·普劝戒杀吃素挽回劫运说
 

 
弘化社
「人世间,能够享有千金产业的,他一定是个拥有千金福报的人;享有百金产业的人,一定是有百金福报的人;遭到饿死的人,也绝对是命中注定应遭饿死果报的人。上天只不过是根据每个人所造作的善恶质性,使他获得应有的果报而已,何曾加上一丝已毫?!」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