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众生造业,其报有三。一者现报,今生即受是也;二者生报,第二生受者是也;三者后报,第三生及十百千万生受者是也。故世之造善得祸者,前生之恶熟也。造恶得福者,前生之善熟也。始福终祸,善心退也。始祸终福,恶心悔也!」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恶莫大于纵己之欲,祸莫大于言人之非。」《格言别录》
 

 
弘化社
「宋灵源禅师谓伊川曰:祸能生福,福能生祸。祸能生福者,以其处危之时,切于思安,深于求理,尤能只畏敬谨也。福能生祸者,以其居安之时,纵其奢念,肆其骄怠,尤多轻忽侮慢也!」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饮酒、赏花、唱曲、音乐、掷骰、纸牌、斗禽蟋蟀、游荡等类,沉溺在这里头,不但破家,并要损寿。前贤说,无德的人,纵欲享福,若又有寿,天地亦觉不平衡了。何不看看善书,转祸为福呢。赌钱的人为害尤大,因祖父德薄或自身造孽,所以凶神跟定,不到极败不止!」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持诵经咒,贵在乎诚。纵绝不知义,若能竭诚尽敬,虔恳受持,久而久之,自然业消智朗,障尽心明,尚能直达佛意,何况文字训诂与其意致。否则纵能了知,由不至诚,只成凡夫情见,卜度思量而已。经之真利益真感应,皆无由得。以完全是识心分别计度,何能潜通佛智?」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徐书镛书
 

 
弘化社
「强不知以为知,此乃大愚。本无事而生事,是谓薄福。」《格言别录》
 

 
弘化社
「严着此心以拒外诱,须如一团烈火,遇物即烧。宽着此心以待同群,须如一片春阳,无人不暖。」《格言别录》
 

 
弘化社
「凡劝人,不可遽指其过,必须先美其长。人喜则言易入,怒则言难入。善化人者,心诚色温,气和辞婉。容其所不及,而谅其所不能;恕其所不知,而体其所不欲!」《格言别录》
 

 
弘化社
「即使是荣华显达的命,也要时常当做落寞来想;就算碰到了亨通顺利的时候,也要常做不称心想;即使衣食丰足,还是要当成是处于贫困的环境中来想;就算家世名声很好,得到他人的尊重,也需常作身份低微来想;纵然学问相当广博高深,也要经常当成粗略浅薄来想!」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衣食丰足,家庭和睦,福寿绵长。】无顾虑,无希求。发心至真切,用力至肫挚,自然成就至超卓。印造经像之事,以如是肫切恳挚,至诚格天,至心奉法之人为之,虽不计功德,而所得功德,实无限量。一念之善,一文之细,皆不虚弃,皆有无量胜果!——辑录《印造经像之功德》·印光大师开示
 

 
弘化社
「先益后损,则恩反为仇,前功尽弃。先松后紧,则管束不下,反招怨怒。」《格言别录》
 

 
弘化社
「凡为外所胜者,皆内不足。凡为邪所夺者,皆正不足。」《格言别录》
 

 
弘化社
「世间所有,若根身(即吾人之身),若世界(即现所住之天地),皆由众生生灭心中,同业(世界)、别业(根身)所感,皆有成坏,皆不久长。身则有生、老、病、死,界则有成、住、坏、空。所谓物极必反,乐极生悲者,此也!」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与胡作初居士书
 

 
弘化社
「行己恭,责躬厚,接众和,立心正,进道勇。择友以求益,改过以全身。」《格言别录》
 

 
弘化社
「譬如见到理所当然的善事,却不能积极、勇猛地去做;或是遇到有人需要救助,但心中却常起是否应该去做的疑虑,未能果决地付出行动;有时自身虽然勉强地行善,却还说些尖酸刻薄的话。虽然做了一些功德,但若拿来抵过,恐还是不够,每天的光阴还是等于虚度了!」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心平气和四字,非有涵养者不能做。」《格言别录》
 

 
弘化社
「孟子所说“修身以俟之”这句话,是指积德祈天之事。说道“修”字,是说自身所犯的各种过失余罪恶,都应该痛下决心,像治病般地完全去除。谈到“俟”字,是说等到修身的功夫深了,命运自然就会转好;若有丝毫的妄想,一丝毫起起落落的念头,都必须完全斩除!」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一动于欲,欲迷则昏。一任乎气,气偏则戾。」《格言别录》
 

 
弘化社
「不得已欠下他人的货财,本该急图偿还,反而愿他身死,希图谋赖。历看果报,今世负财,来世做狗马牛偿还的最多。善人生平从不负人、不负托、不负约,若说财货,更是受人的恩惠了,不但要还他的物,尤要报他的德处!」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五戒,无论受与不受,皆当严持。以前之杀,盗,淫,妄四条,名为性戒,即不闻戒名之人,犯之亦有罪过。而受戒者犯之,则成两重,于本罪外,又加一犯戒罪过。故曰,一切人皆须严持。饮酒,名遮戒,未受戒,饮无罪。受戒后饮,只一犯戒罪耳!」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张纯一居士书
 

 
弘化社
「见他人的荣华贵显,只盼他削职;见他人的富足有物,只盼他破家。往往无损于人,徒坏心术,最恶也是最愚。善人愿他保贵,务要劝他做官;愿他保富,务要劝他做好人!富贵之人,件件适意,人人奉承,养成富贵的习气。若不能赖善人提醒,势必善心渐没,死于安乐。」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能为一切众生,种植善根!】吾人生生所经过之时代,在在所接触之万类,一一皆与我有缘。一一众生至灵妙之心地,皆可作为自他兼利之无上福田。我既于一一众生心田中,散播福德种子。无边胜福,即缔造于此印造经像,宏法利生之一真心中矣!——辑录《印造经像之功德》·印光大师开示
 

 
弘化社
「若欲靠食物滋养,食素人宜多吃麦。食麦之力大于米力不止数倍。米只可饱腹,无此效力。麦比参力尚高数倍。有钱人服参,乃是钱无处用,故作此消耗耳。非真能补人也。又大磨麻油,亦补人。莲子、桂圆、红枣、芡实、薏米,皆可滋补。岂必须血肉,方能滋补乎?!」《印光法师文钞》·复蔡契诚居士书一
 

 
弘化社
「世人口业有四,恶骂为最。经云:凡夫毒炽,恚火常然。触境生瞋,逢缘起障。所以发言一怒,冲口烧心,损害前人。痛如刀割,多所中伤,苦恼无量。假令众生,身虽无过,不慎口业,亦堕恶道!」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孟子谈论立命的道理时说:“夭寿不二”。短命和长寿是相反的命运,怎会没有分别呢?要晓得,当一个人妄想消除、心念不动之时,哪里还会有分别呢?都是意识上的分别执著罢了!起了分别心,那么前世今生所造作的善恶业起了现行,便须受到业报,也就会有分别!」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经云:吉凶祸福,皆由心造。若一念心瞋恚邪淫,即地狱业。悭贪不施,即饿鬼业。愚痴暗蔽,即畜生业。我慢贡高,即修罗业。坚持五戒,即人业。精修十善,即天业。证悟人空,即声闻业。知缘性离,即缘觉业。六度齐修,即菩萨业。真慈平等,即佛业!」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念佛,须心中念得清楚。口中念得清楚。耳中听得清楚。即不开口心中默念,亦须字字句句,听得清楚。以心一起念,即有声相。自己之耳,听自己心中之声,仍是明明朗朗。能常听得清楚,则心归一处。故眼也不他视,鼻也不他齅,身也不放逸,故名“都摄六根”!」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夏寿祺居士书
 

 
弘化社
「宽厚者,毋使人有所恃。精明者,不使人无所容。」《格言别录》
 

 
弘化社
「应事接物,常觉得心中有从容闲暇时,才见涵养。」《格言别录》
 

 
弘化社
「《普贤观经》云:“一切业障海,皆从妄想生。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众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是故应当至心忏悔,如百年垢衣,可以一日浣令鲜洁。如千年古镜,可于一时揩出光明。能解千生万劫之愆,能灭四重五逆之罪。如是忏悔有何恶之不灭,善之不生耶!」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凡夫在迷,信心不定,故有屡信屡退,屡修屡造之迹。然已往之罪,虽极深重,但能志心忏悔,改往修来,修习净业,自利利他,而为志事,则罪障雾消,性天开朗。故经云:“世间有二健儿,一者自不作罪,二者作已能悔。”悔之一字要从心起,心不真悔,说之无益!」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周智茂居士书
 

 
弘化社
「自己德行有所欠缺,不周到之处,不但弗改,还要护己所短,多方去掩饰,譬如病入膏肓,不可救了。善人常恐有过,日日仔细审察,有便速改,尤要人当面直说,尽言无隐,便是大幸,虚心乐受,更要恭敬款待他!」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人生世间,纵获高寿,亦瞬息即过。倘不自勉力,则多多皆属堕落恶道。欲再得人身,实非易事。世间祸福,相为倚伏,唯在人之善用心与否耳。若人知足,处处皆是福堂。若人不知足,纵富有万万,贵极一品,真是日在地狱过活矣!」《印光法师文钞》·复章道生居士书一
 

 
弘化社
「聪明者戒太察,刚强者戒太暴。」《格言别录》
 

 
弘化社
「《法华经》云:“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天之所以成就人者,有苦有乐,有逆有顺,有祸有福,本无一定。唯在当人具通方眼,善体天心,则无苦非乐,无逆非顺,无祸非福。所以君子乐天知命,上不怨天,下不尤人,随遇而安,无往而不自在逍遥也。」《印光法师文钞》·复与卫锦洲居士书
 

 
弘化社
「《华严经》云:“阎浮提内,五浊众生,不修十善,专造恶业,杀盗邪淫,妄言绮语,恶口两舌,贪镇邪见,不孝父母,不敬三宝,更相忿争,互见毁辱,任情起见,非法谋求。以是因缘,刀兵饥馑,疾病死丧,人祸天刑,种种受报。”可见总是自业所招,非由他作!」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轻贱本国各种货物,贵重舶来各种货物,把全国的金钱,通通输送外国,此乃不循天理,不顺人心之大者。使人以我之金钱,制军火以打我。是知好用外货者,皆不能不负召人打我之罪。今后痛改前非,学甘地之不用外货,则金钱少输出,而国富强矣!」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战德克居士书二
 

 
弘化社
「殃咎之来,未有不始于快心者。故君子得意而忧,逢喜而惧。」《格言别录》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