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言、不绮语、不两舌、不恶口、不悭贪、不瞋恚、不邪见。此中前三名身业。中四名口业。后三名意业。若持而不犯,则为十善。若犯而不持,则为十恶。善因感善果,恶因感恶果。决定无疑,丝毫不错!」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杨树枝居士书
 

 
弘化社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这是避恶的方法。凡要做一件事,必先想一想,想来是合理的,便向前去做,这是趋吉关头。想得来不合理的,便落得不去做,这是避凶关头。善人放正了心,便件件事,都做得正经;看苟且的财色等事,犹如禽兽路头,决要立定主意,必不肯做!」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财富,或是祖上留下来的,或是自己努力得来的。据现前拥有的财富,便要知足了。青阳祖师说道:宁可多积善,不可多积财;积善成好人,积财成祸胎。堪嗟今人富,眉头不曾开;只言积财好,反笑积善呆。多少有钱者,临死没棺材。世人熟读这几句,便可大醒大悟了!」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世人食肉已成习惯,当知无论何肉,均有毒。因被杀时,恨心怨气所致。人食之,虽不至即时丧命,但积之既久,必发而为病。女人于生大气后喂奶,其孩每死,亦因生气而奶成毒汁之故。人之生气,毒尚如此。何况猪羊鸡鸭鱼虾等要命之痛,其肉之毒,更可推知!」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上海护国息灾法语
 

 
弘化社
「百恶业中,大半为争财。人的贫富,阴注阳受,吃亏些,天多方来补凑;若用威势逼迫横取了,上天便要多方来消算。或妻儿家口的死,或水灾火难、盗抢贼偷、失落财物、病痛医祷、官司口角等祸。横里来,横里去,钱财到底落空,只惹得一番殃祸,以当妄取之值!」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虚心】常人不解善恶,不畏因果,决不承认自己有过,更何论改?但古圣贤则不然。孔子曰: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蘧伯玉为当时之贤人,彼使人于孔子。孔子对坐而问焉: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圣贤尚如此虚心,我等可以贡高自满乎?!——辑录《改过十训》·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穷天下之辩者,不在辩而在讷。伏天下之勇者,不在勇而在怯。」《格言别录》
 

 
弘化社
「受得小气,则不至于受大气。吃得小亏,则不至于吃大亏。」《格言别录》
 

 
弘化社
「极乐世界,无有女人。女人、畜生,生彼世界,皆是童男之相,莲华化生。一从莲华中出生,皆与极乐世界人一样,不是先小后渐长大。彼世界人,无有烦恼,无有妄想,无有造业之事。以仗佛慈力,且极容易生。但以念佛为因,生后见佛闻法,必定圆成佛道!」辑录《印光法师文钞》 | 清 ·极乐世界庄严图
 

 
弘化社
「知足常足,终身不辱。知止常止,终身不耻。」《格言别录》
 

 
弘化社
人之初,性本善【丰子恺·《护生画集》】人人爱物物,物物爱生全,鸡见庖人执,惊飞集案前,豕闻屠价售,两泪涌如泉,方寸原了了,只为口难言。——周思仁《戒杀诗》
 

 
弘化社
【宽厚】造物所忌,曰刻曰巧。圣贤处事,唯宽唯厚。——辑录《改过十训》·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能发善心,必有善果。且私伪之心自消,心中坦荡荡,任何灾难皆冰雪消融矣。望大家大发善心,凡在天地间者,皆爱怜之,护育之,视之如己。更能以因果报应,念佛求生西方之道劝化之。倘人各行此,则国不期护而自护,灾不期息而自息!」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上海护国息灾法语
 

 
弘化社
「修己以清心为要,涉世以慎言为先。」《格言别录》
 

 
弘化社
「论人之非,当原其心,不可徒泥其迹。取人之善,当据其迹,不必深究其心。」《格言别录》
 

 
弘化社
「盛者衰之始,福者祸之基。」《格言别录》
 

 
弘化社
「平常念佛念菩萨,凡睡卧,或洗脚,洗浴时,均需默念,惟临产则不可默念。因临产用力,默念必致迸气成病,此事极宜注意。须知佛力不可思议,法力不可思议,众生心力亦不可思议,惟在人之能虔诚与否!」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上海护国息灾法语
 

 
弘化社
「现在世人不明因果之原理,随处讨便宜,不肯吃亏。殊不知便宜即是吃亏,吃亏反是便宜。如今父母,多溺爱其子女,不严加约束,致其养成好钱财,好贪便宜之习性。以为如此可以保守家产,不致损失。岂知适得其反,贻患终身。间接与国家社会,有无限之影响!」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上海护国息灾法语
 

 
弘化社
【改过之学】须先多读佛书、儒书,详知善恶之区别,及改过迁善之法。倘若因佛、儒诸书浩如烟海,无力遍读,而亦难于了解者,可以先读《格言联璧》一部。余自儿时,即读此书。皈信佛法以后,亦常常翻阅,甚觉其亲切而有味也!——辑录《改过十训》·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杀业之结,唯食肉最为酷烈。人之一生,不知杀几百千万生命。只图悦我口腹,何计彼之苦痛。虽则弱肉强食,任我所为,然彼怨恨之毒,蕴之于八识田中,生生世世,互相杀戮,此根不拔,杀劫难转!」辑录《印光法师文钞》·放生征信录序
 

 
弘化社
「心志要苦,意趣要乐,气度要宏,言动要谨。」《格言别录》
 

 
弘化社
「务要日日知非,日日改过。一日不知非,即一日无步可进。天底下聪明才智优秀的人很多,他们之所以不能够修养德行,所行之事无法得到发展的原因,只是因为沿袭过去的习气不肯改变,让自己得过且过,以至于耽搁了他们的一生!」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男子娶妻做室,或因妻柔弱便欺凌他,或因阻嫖赌,便怨恨她,此不和其室之辈少有善终。丈夫是妇的天,终身依靠,何可不敬?不敬丈夫便是悍妇,淫荡的妇,家门大不幸。善人齐家,要在结夫妇的恩义,做男的教他和好结发,做女的教他敬重丈夫,夫妇和而后家道昌!」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近来女界直成妖精,其装饰更下劣于娼妓。当恪守古规,布衣布履勿著华丽之衣。勿擦粉勿擦香水。守圣人冶容诲淫之训,令一切人见生钦敬心。彼好时髦之人,乃是令一切人于他起染污心,岂非自轻自贱?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如此一切人皆生敬心!」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净居士书
 

 
弘化社
「造物所忌,曰刻曰巧。万类相感,以诚以忠。」《格言别录》
 

 
弘化社
「面谀之词,有识者未必悦心。背后之议,受憾者常若刻骨。」《格言别录》
 

 
弘化社
「愧之则小人可使为君子,激之则君子可使为小人。」《格言别录》
 

 
弘化社
「须知世间万法,悉皆虚假,了无真实。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如水中月、如空中花、如热时焰、如蜃楼海市。唯自己一念心性,亘古亘今,不变不坏。修行人当看破世相,舍迷染缘,随悟净缘,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永出六道之轮回!」《印光法师文钞》·复与卫锦洲居士书
 

 
弘化社
「人生世间,不可无所作为。但自尽谊尽分,决不于谊分之外,有所觊觎。士农工商,各务其业,以为养身养家之本。随分随力执持佛号,决志求生。凡有力能及之种种善事,或出资,或出言,为之赞助。否则发随喜心,亦属功德。以此培植福田,作往生之助行!」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张纯一居士书
 

 
弘化社
「轻信轻发,听言之大戒也。愈激愈厉,责善之大戒也。」《格言别录》
 

 
弘化社
「净宗朝暮功课,若事务多端,略无闲暇。当于晨朝盥漱毕,有佛则礼佛三拜,正身合掌念“南无阿弥陀佛”。尽一口气为一念,念至十口气,即念《小净土文》。或但念“愿生西方净土中”四句偈。念毕礼佛三拜而退。若无佛即向西问讯,照上念法而念。此名十念法门!」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夏寿祺居士书
 

 
弘化社
「从古以来,无有一人不被生死吞却。且莫说从古,只说有生以来,回思十年二十年前,亲戚朋友死去多少?莫说他人,只说自己。现前四大色身,妄认为我,从朝至暮,种种爱护、种种资养。他却渐渐消殒,不觉不知。临命终时,只觉得手忙脚乱,与落汤螃蟹相似!」辑录《太上感应篇汇编》
 

 
弘化社
「俗务纠缠,无法摆脱者,正当纠缠时,但能不随所转,则即纠缠便是摆脱。如镜照像,像来不拒,像去不留。若不知此义,纵令屏除俗务,一无事事,仍然皆散妄心,纠缠坚固,不能洒脱。学道之人,必须素位而行,尽己之分;如是则终日俗务纠缠,终日逍遥物外!」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徐书镛书
 

 
弘化社
「大概说来,一个人在尚未发生事情之前,预先显露出的吉凶祸福现象,都是发自他的内心,后又表现于外在的行为。凡是待人处事比较稳重、厚道的人,常常能够获得福报;而行为不庄重、过分刻薄的人,常常会招致灾祸!」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心得安慰,日无险事,夜无恶梦,所作吉利。】尘世多众,十之七八,在惊忧疑闷懊怨痛苦中。吾人一生,十之七八,在惊忧疑闷懊怨痛苦中。况乎欲心难餍,有如深谷。无事自扰,不风亦波。身为苦本,佛法善灭诸苦本。彼印造经像者,诸障雪消,心安神怡!——辑录《印造经像之功德》·印光大师开示
 

 
弘化社
「《易经》中替宅心仁厚的有德之士筹谋,专谈如何趋向吉祥、避开凶险的道理。如果说上天所定的命运是固定、不可改变的,那么如何可以趋吉避凶呢?《易经·坤卦》上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秧。”你是否能信得过这个道理呢?!」辑录《了凡四训本义直解》
 

 
弘化社
【夜叉恶鬼,不能侵犯。毒蛇饿虎,不能为害】悭贪丑行,为堕落鬼道之深因。嗔火无明,为降作毒虫之征兆。结怨多生,寻仇百劫。恶缘未熟,任尔逍遥。时会已来,凭谁解救。孽由自作,事非偶然。修士惕之。印造经像,豫行忏罪。于是纵有恶缘,悉皆消释!——辑录《印造经像之功德》·印光大师开示
 

 
弘化社
「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人去恶从善,总归要语视行三善,切实做起,日里爱惜光阴,时刻不停这三善。做善人虽吃些亏,到底总算是大便宜。做恶人虽讨些便宜,到底总算是大吃亏!」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