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识不足则多虑,威不足则多怒,信不足则多言。」《格言别录》
 

 
弘化社
「群居守口,独坐防心。」《格言别录》
 

 
弘化社
【改过之改】省察以后,若知是过,即力改之。诸君应知改过之事,乃是十分光明磊落,足以表示伟大之人格。故子贡云:“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又古人云:“过而能知,可以谓明。知而能改,可以即圣。”诸君可不勉乎!——辑录《改过十训》·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不要事事如意,常有事不足处方好。才事事如意,便有不好事出来,历试历验。邵康节有诗云:“好花看到半开时。”」《格言别录》
 

 
弘化社
义狗救猪【丰子恺·《护生画集》】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难伸,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陆游《示小厮诗》
 

 
弘化社
劳动原是人类本分上的事,不惟我们要练习劳动。佛陀释迦牟尼,在平常人想起来,在世时,总以为同现在的方丈和尚一样,有侍者师常常侍候,佛自己不必做什么。但其实是不然,有一天,佛看到地下不很清洁,自己就拿起扫帚来扫地!—— 辑录《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持戒】最好还是随自己的力量去受戒,万不可敷衍门面,自寻苦恼。戒中最重要的,不用说是杀、盗、淫、妄,此外还有饮酒、食肉,也易惹人讥嫌。至于香烟,在律中虽无明文,但在我国习惯上,也很容易受人讥嫌的,总以不吃为是!—— 辑录《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心术以光明笃实为第一,容貌以正大老成为第一,言语以简重真切为第一。平生无一事可瞒人,此是大快!」《格言别录》
 

 
弘化社
制标本联想【丰子恺·《护生画集》】动物标本中,蝴蝶美无伦,形状何袅娜,颜色何缤纷。谁知制造时,个个受极刑,两针钉胸腹,不死又不生,迟迟三日后,足节犹兢兢。我游博物馆,归来一梦惊,梦见诸蝴蝶,尽变女孩婴,号哭呼父母,其声不忍闻。——缘缘堂主诗
 

 
弘化社
【持戒】不用说修行到菩萨或佛的地位,就是想来生再做人,最低的限度,也要能持五戒。可惜现在受戒的人虽多,只是挂个名而已,切实能持戒的却很少。要知道受戒之后,若不持戒,所犯的罪,比不受戒的人要加倍的大,所以我时常劝人不要随便受戒!—— 辑录《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善人见他人运气好,得意之时,就如自己得意一般。见他人运气不好,失意之时,就如自己失意一般。善人为人宽厚,不彰人短,不炫己长。所以抬高他人,淹没自己的才干,放低自己。善人遇财遇物,每事克己,总把多的让给他人,自己只取少的。予人便宜,甘自吃亏!」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贪官污吏,受了姓张的财,便把姓李的放在牢监里,受冤含恨而亡,这便等同于杀人取财,天报怎有不速之理?!善人有官做,正好做事,正好救百姓。廉则有守,不敢执法,也不敢枉法。就是不得官做,也要安命,看得平淡;或大做善事,或著书传世,都是功业。」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觉人之诈,不形于言;受人之侮,不动于色。此中有无穷意味,亦有无限受用。」《格言别录》
 

 
弘化社
「莫大之祸,皆起于须臾之不能忍,不可不谨。」《格言别录》
 

 
弘化社
【惜福】“惜”是爱惜,“福”是福气。就是我们纵有福气,也要加以爱惜,切不可把它浪费。诸位要晓得:末法时代,人的福气是很微薄的。若不爱惜,将这很薄的福享尽了,就要受莫大的痛苦,古人所说的乐极生悲,就是这个意思啊!—— 辑录《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吃亏】古人云:“我不识何等为君子,但看每事肯吃亏的便是。我不识何等为小人,但看每事好便宜的便是。”古时有贤人某临终,子孙请遗训,贤人曰:“无他言,只要学吃亏。”——辑录《改过十训》·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恶则相忘,善则思报。善人的心,时时刻刻敬畏,虽得了富贵,亲戚未免得意,但是在善人看来大可危惧,只怕自己的德薄功浅,不能保守的住得来的这份富贵。思量这一切,不是我应该有的。从此趁此良时,广积功德,岂敢有一日的懈怠!」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弟子生病,没有人照应,佛问他:为什么没人照应你?弟子说:从前人家有病,我不曾去照应;现在我有病,也没人来照应我了。佛说:就由我来照应你吧!将那病弟子种种污秽,洗濯干净。佛决不像现在的人,凡事都要人家服劳,自己坐着享福!—— 辑录《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惜福】我脚上穿的一双黄鞋子,是1920年一位出家人送给我的。我的棉被面子,是出家以前所用的。这些东西,即使有破烂的地方,用针线缝缝,仍旧同新的一样了。简直可尽我形寿受用着呢!除衫裤草鞋以外,我的一切衣物,大多是在家或是初出家时的。—— 辑录《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好合不如好散,此言极有理。合者,始也;散者,终也。至于好散,则善其终矣。凡处一事,交一人,无不皆然。」《格言别录》
 

 
弘化社
「善人家富,便要学窦燕山、范文正,戒奢克俭、行善布施。就是家贫,也能笔舌劝人向善。发心要真、要坚,用力要勤、要久。凡做善事,必要功德圆满,方能感格天神;趁早去做,到得积累日子,便是圆满处。若只是刚刚做一两件善事,便要邀福,邀是邀不动的!」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净土法门修持的法则,当如子忆母,行住坐卧,语默周旋,一句佛号,绵绵密密,任何事缘,不令间断。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能如是者,决定往生。又须心念仁恕,气象浑穆。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净土指要
 

 
弘化社
「凡旧的人物,不忍弃舍,方为有情义的人。若才得新鲜,便忘故旧,最为薄情,断不受用。善人旧时惯用的器物,尚不忍忘,何况旧人?前贤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孝,是万善之源。只怕真正懂得的时候,因因循循,过了时机,霎时间父母大期尽了,要报亲恩,再无时日了!古人说孝,必连思字,不思行不出孝道。善人每日思量父母,生我万般辛苦,便要行报亲的孝道。每日思量亲恩未报,父母年纪将衰,便要急急行报亲的孝道!」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不自重者取辱,不自畏者招祸。」《格言别录》
 

 
弘化社
老羊羸瘦小羊肥【丰子恺·《护生画集》】兽中刀枪多怒吼,鸟遭罗弋尽哀鸣,羔羊口在缘何事,暗死屠门无一声?——白居易《禽虫十二章》
 

 
弘化社
「论人当节取其长,曲谅其短。做事必先审其害,后计其利。」《格言别录》
 

 
弘化社
「善人劝人,戒赌息讼,勿酒肉伤财,勿奢华破家。凡他人一切破费,代为痛心。天地生财,原本就是供善事而用,不供恶事用的。善人所爱,只有一善。凡宫室、车马、古玩、衣食、器物,种种人欲,一概弃绝。善人与人为善,或以言助,或以力助,或以财助!」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惜福】印光法师性情刚直,平常对人只问理,情面是不顾的。前几年有一位皈依弟子,是位有名的居士,去看望法师,一同吃饭。这位居士先吃好,老法师见他碗里剩落了一两粒米饭。于是就很不客气地大声呵斥道:“你有多大福气,可以这样随便糟蹋!”—— 辑录《青年佛教徒应该注意的四项》·弘一大师开示
 

 
弘化社
「善人看天地间,凡有血气的,就像在自己身上的血气。他痛我也痛,他惨我也惨,联系在同一个身体一般。看人,是这样。看物,也是这样。就是一蛾一蚁,也要动恻隐之心;何况大的、多的,尤要处处救护。所以务要严禁宰杀、粘网、枪射等恶习!」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善事,大半要费钱的。凡不费钱的善事,要真心去做;费钱的善事,要真心舍财去做。第一要守牢“节俭慷慨”四字,节俭则多盈余,慷慨则善事成就。凡人隔善如山,病痛只在奢、华、鄙、吝四字。奢华的享尽了福,自然一败涂地;鄙吝的有己无人,自然祸败立至!」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凡事最不可想占便宜。便宜者,天下人之所共争也。我一人据之,则怨萃于我矣。我失便宜,则众怨消矣。故终身失便宜,乃终身得便宜也!」《格言别录》
 

 
弘化社
「以淡字交友,以聋字止谤,以刻字责己,以弱字御侮。」《格言别录》
 

 
弘化社
「财聚必有散日,犹如人生,必有死日。今日做救济事,酌量布施,不要等天来散,等后人来散,散出祸来。薄德之人是承受不起财富的,岂但不享,试看积财不舍的祸,好不惨痛。世间赤贫之人多,如稍稍享些富贵,已是蒙天地福庇,必要广积功德,上答天恩,祈望久长!」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弘化社
「善人晓得天地有好生之德,故凡鸟兽鱼鳖等性命,不用去说,本分应该去救护它。就是细小的虫豸,无情的草木,也是丝毫不敢去伤害的!」辑录《太上感应篇直讲》 、
 

 
弘化社
「好生恶死,物我同然。我既爱生,物岂愿死?一切众生,轮回六道。随善恶业,升降超沈。我与彼等,于多劫中,互为父母,互为子女。当思拯拔,何忍杀乎。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于未来世,皆当成佛。我若堕落,尚望拔济。由是思之,何敢杀乎!」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开示五戒之不杀生
 

 
弘化社
「为善最乐,读书便佳。」《格言别录》
 

 
弘化社
「喜时之言多失信,怒时之言多失体。」《格言别录》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