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化社
「瞋是失佛法之根本,坠恶道之因缘,法乐之冤家,善心之大贼,种种恶口之府藏。」《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今幸得此大丈夫身,又闻最难闻之净土法门。敢将有限光阴,为声色货利消耗殆尽,令其仍旧虚生浪死,仍复沉沦六道,求出无期者乎?凡不宜贪恋之境现前,则知此吾之镬汤炉炭也,则断不至自取烧身矣。凡分所应为之事,则知此吾之出苦慈航也,则断不至见义不为矣!」《印光法师文钞》·复宁波某居士书
 

 
弘化社
「我且问你,忽然临命终时,你将何抵敌生死?须是闲时办得下,忙时得用,多少省力。休待临渴掘井,做手脚不迭,前路茫茫,胡钻乱撞。苦哉苦哉!」《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经云:”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菩萨恐遭恶果,预先断除恶因。众生常作恶因,欲免恶果。譬如当日避影,徒劳奔驰。每见无知愚人,稍作微善,即望大福。一遇逆境,便谓作善获殃,无有因果。从兹退悔初心,反谤佛法。岂知报通三世,转变由心之奥旨乎?!」《印光法师文钞》·与卫锦洲居士书
 

 
弘化社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第二十三愿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承佛神力,供养诸佛,一食之顷,不能遍至无数无量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佛说无量寿经》
 

 
弘化社
「境遇不嘉者,当作退一步想。试思世之胜我者固多,而不如我者亦复不少。但得不饥不寒,何羡大富大贵。乐天知命,随遇而安。如是则尚能转烦恼成菩提,岂不能转忧苦作安乐耶!」《印光法师文钞》·复邓伯诚居士书一
 

 
弘化社
「若知此界之苦,则厌离娑婆之心,自油然而生。若知彼界之乐,则欣求极乐之念,必勃然而起。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以培其基址。再加以至诚恳切,持佛名号,求生西方。则可出此娑婆,生彼乐极。为弥陀之真子,作海会之良朋!」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初机净业指南序
 

 
弘化社
「为善必有善报,作恶必有恶报。为善而得恶报,乃宿世之恶业果报,非现在之善业果报也。倘见为善而得恶报,心中便有“为善无福,善不足为”之邪见,惊惶疑惑。其知见,与未闻佛法之人,有何各异?倘深信佛言,决不以此事,作此惊惶疑惑之态!」《印光法师文钞》·复周颂尧居士书
 

 
弘化社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第九愿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神足,于一念顷,下至不能超过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佛说无量寿经》
 

 
弘化社
「五浊恶世,寒热苦恼,秽相熏炙,不容一刻居住!」《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无论老幼男女,通皆吃素,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大家各人在各人家里,一路做事一路念。于行住坐卧中常念,决定可以不遭瘟疫。凡念佛处,疫不入境。顶好吃净素,如其不能,亦须少吃。即未吃素,亦要念。当此凶险之时,唯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为能救护。」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穆宗净居士书
 

 
弘化社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第二十五愿 】设我得佛,国中菩萨,不能演说一切智者,不取正觉。—— 《佛说无量寿经》
 

 
弘化社
「世人有病,及有危险灾难等,不知念佛修善,妄欲祈求鬼神,实为可怜。人生世间,凡有境缘,多由宿业。既有病苦,念佛修善,忏悔宿业,业消则病愈,彼鬼神自己尚在业海之中,何能令人消业?佛弟子不向佛菩萨祈祷,向鬼神祈祷,即为邪见,即为违背佛教,不可不知!」《印光法师文钞》·复周孟由昆弟书
 

 
弘化社
「轮转生死中,无须臾少息,犹复熙熙如登春台,曾不知佛与菩萨为之痛心而惨目也!」《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良辰美景,人逢之而色喜,动物遇之而心伤。人于此时,欢呼畅饮;动物于此时,魄震魂飞。人于此时,骨肉团圆;动物于此时,母离子散。人于此时,饰衣服贺新禧,珍馐草芥;动物于此时,血淋漓肠寸断,肝脑沙尘。故节日杀生,第一残忍者所为也!」辑录《安士全书》·万善先资
 

 
弘化社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第八愿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见他心智,下至知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中众生心念者,不取正觉。——《佛说无量寿经》
 

 
弘化社
「习气不除,无出生死分。然习气熏染,非一朝一夕之故,不痛加锥拶,何由顿革?须猛念身世无常,幻缘虚假,人道难生,佛乘难遇。失此不求度脱,千生万劫何期?便将是非人我,体面界墙,身见慢幢,爱染情性,全体放下,不复踌躇!」《寒笳集》
 

 
弘化社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第十四愿 】设我得佛,国中声闻,有能计量,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众生悉成缘觉,于百千劫悉共计校,知其数者,不取正觉。——《佛说无量寿经》
 

 
弘化社
「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以世少贤人,由于世少贤女。有贤女,则有贤妻贤母矣。有贤妻贤母,则其夫其子女之不贤者,盖亦鲜矣。须知男有男之权,女有女之权。相夫教子,乃女人之天职,其权极大!」《印光法师文钞》·复聂云台居士书
 

 
弘化社
「应代一切众生受加毁辱,恶事向自己,好事与他人。」《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困与鹿麛相伴眠【丰子恺·《护生画集》】饥食松花渴饮泉,偶从山后到山前,阳坡软草厚如织,困与鹿麛相伴眠。——唐卢仝诗
 

 
弘化社
「今之时世,坏至其极。其原由于不知因果报应,及家庭教育。欲为挽回,宜注重此二法。而家庭教育,尤须注重因果报应。以因果报应,能制人心。除此之外,任凭何法,皆无救药。以心不改良,则一法才立,百弊丛生矣!」《印光法师文钞》·复卓人居士书
 

 
弘化社
「天灾人祸,相继降作。普劝悉皆研究佛学,戒杀放生,吃素念佛,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庶可望其天下太平,人民安乐。当今之世,若不以因果报应,生死轮回为训,虽圣贤齐出于世,亦末如之何矣。若不以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是修,纵天姿高上,亦难断惑证真,了生脱死!」《印光法师文钞》·学佛浅说序
 

 
弘化社
「须信娑婆实实是苦,极乐实实是乐,深信佛言,了无疑惑!」《晚晴集》
 

 
弘化社
「若生恩爱时,当念净土眷属无有情爱,何当得生净土远离此爱。若生瞋恚时,当念净土眷属无有触恼,何当往生净土得离此瞋。若受苦时,当念净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若受乐时,当念净土之乐,无央无待。凡历缘境,皆以此意而推广之,则一切时处,无非净土之助行也!」《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末世众生,无论有善根、无善根,皆当决定专修净土。善根有,固宜努力。无,尤当笃培! 」《晚晴集》
 

 
弘化社
「世有女人,不明至理,或不孝公婆,欺侮丈夫,溺爱儿女,虐待婢仆。或属填房,虐待前房儿女。不知孝公婆,敬丈夫,教儿女,惠婢仆,教养恩抚前房儿女,实为世间圣贤之道,亦是佛门敦本之法。具此功德,以修净土,决定名誉日隆,福增寿永,临终蒙佛接引,直登九莲!」《印光法师文钞》·一函遍复
 

 
弘化社
「观世音菩萨誓愿宏深,寻声救苦。若遇刀兵、水火、饥馑、虫蝗、瘟疫、旱涝、贼匪、怨家、恶兽、毒蛇、恶鬼、妖魅、怨业病、小人陷害等患难者,能发改过迁善、自利利人之心,至诚恳切念观世音,念念无间,决定得蒙慈护,不致有何危险!」辑录《印光法师文钞》·一函遍复
 

 
弘化社
民国十五年丙寅春,印光大师为众善信题偈回向,偈云「现在及未来,一切诸善人。业障悉消除,福慧咸增长,诸凡皆如意。生则获五福,没则登九品。过去诸祖宗,资之生净土。现在各椿萱,咸皆获寿康。所有子与孙,悉能振家声。年岁常丰登,盗贼悉革心。家家崇慈善,处处行仁义。法界诸有情,同得圆种智!」
 

 
弘化社
「人生世间,父母、寿命、相貌、学问、夫妻、儿女,皆是前生所作之业所感召。若有大功德,则会过于前生所培。若有大罪过,则便不及前生所培。是以要认真修持,以转前业!」辑录《印光法师文钞》·复周福渊女士书
 

 
弘化社
「小儿生于富贵家,即享福。生于贫贱家,即受苦,岂王政令彼生乎?五福之四,攸好德,乃前生修道修德之习性。一寿,二富,三康宁,五考终命,乃前生修道修德所感之果报也。六极之一凶短折、二疾、三忧、四贫、五恶、六弱,乃前生多作不顺道义之事之果报,何得皆归于王政乎!」《印光法师文钞》·三编
 

 
弘化社
「物我同皆贪生怕死,何忍杀彼身命,以取悦我口腹乎?由杀业固结,以致发生人祸天灾,各各相继降作。犹如世人送年礼然,我以礼往,人以礼来。断无往而不来,来而不往者。即或有,必有别种因缘相抵,皆不出往来报复外。欲免恶果,先断恶因。欲得善果,先植善因!」辑录《印光法师文钞》·普劝爱惜物命
 

 
弘化社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第二十七愿 】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一切万物,严净光丽,形色殊特,穷微极妙,无能称量。其诸众生,乃至逮得天眼,有能明了,辨其名数者,不取正觉。—— 《佛说无量寿经》
 

 
弘化社
「孔子曰:“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此语非特为有爵位者言,匹夫匹妇,同一责任。谓“天下不治,匹夫有责”者,以天下人材,必从家庭中出。家庭有善教,自然子女皆贤善。家庭无善教,子女皆为国家社会之蠹。家庭教育,乃治国平天下之根本!」《印光法师文钞》·劝世白话文发隐序
 

 
弘化社
「念佛能灭宿业,然须生大惭愧,生大怖畏。转众生之损人利己心,行菩萨之普利众生行。若前生及昔日曾作大业。今虽止恶,未能力修众善。及但泛泛然念佛。则功过不相敌,固难免或罹恶报。以未发菩提心,恶业广大,不能相掩。倘能发大菩提心,则如杲日当空,霜露立消!」《印光法师文钞》·复康寄遥书一
 

 
弘化社
「名誉及利养,愚人所爱乐,能损害善法,如剑斩人头。」《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若善男子、善女人,闻说净土法门,心生悲喜,身毛为竖如拔出者。当知此人,此过去宿命,已作佛道来也! 」《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弘化社
「伊庵权禅师用功甚锐,至晚必流涕曰:“今日又只恁么空过,未知来日工夫如何?”师在众,不与人交一言。」《晚晴集》·弘一法师辑
 

 
总192页:上一页下一页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第11页第12页第13页第14页第15页第16页第17页第18页第19页第20页第21页第22页第23页第24页第25页第26页第27页第28页第29页第30页第31页第32页第33页第34页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第46页第47页第48页第49页第50页第51页第52页第53页第54页第55页第56页第57页第58页第59页第60页第61页第62页第63页第64页第65页第66页第67页第68页第69页第70页第71页第72页第73页第74页第75页第76页第77页第78页第79页第80页第81页第82页第83页第84页第85页第86页第87页第88页第89页第90页第91页第92页第93页第94页第95页第96页第97页第98页第99页第100页第101页第102页第103页第104页第105页第106页第107页第108页第109页第110页第111页第112页第113页第114页第115页第116页第117页第118页第119页第120页第121页第122页第123页第124页第125页第126页第127页第128页第129页第130页第131页第132页第133页第134页第135页第136页第137页第138页第139页第140页第141页第142页第143页第144页第145页第146页第147页第148页第149页第150页第151页第152页第153页第154页第155页第156页第157页第158页第159页第160页第161页第162页第163页第164页第165页第166页第167页第168页第169页第170页第171页第172页第173页第174页第175页第176页第177页第178页第179页第180页第181页第182页第183页第184页第185页第186页第187页第188页第189页第190页第191页第1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