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所得的这八种音声,这自性本具的。《梵摩喻经》里有说:

「八音为:一、最好声,其声哀妙」。这音声好听,像音乐一样。哀,在中国古代里面叫雅乐,多半用在祭典里面所唱的歌。

「二、易了声,言辞辨了」,不是很深,你听了都能够听得懂。如果听不懂,就不能产生教化众生的效果,一定要现前众生能听得懂,这一点要知道。讲经讲给谁听?讲给现在大众听。

现在大众是什么程度?你讲深了他听不懂,听不懂不就白讲了?我这个年代,我们初出家的时候,当小和尚,老一辈的一个老法师,有一个法师讲《楞严经》,照古注讲,很多听众听不懂。对老和尚很恭敬,恭敬礼拜供养。老和尚把他们看作上宾,那是富贵人家,达官贵人,老和尚招待他们。这些人说,老法师,你的经讲得真好,可惜我们都听不懂。老和尚很得意,「我讲的经,你们要都听懂了那还值钱吗?」你看那个对答很妙,听了真妙。讲的经没听懂就等于白讲了。听懂那叫契机,他没听懂,你理没讲错,你不契机。契理不契机,那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废话;契机不契理,那叫鬼话,妖魔鬼怪讲的,那不是佛讲的。我这个讲的你很好懂,现在人一听就明白。一个是讲鬼话,一个叫废话,不浪费时间吗?理没有讲错,言语大家都能听得懂,这个才管用,才能叫大众得利益。所以,言辞辨了,易了声重要。

「三、调和声,大小得中(闻者和融,自然会于中道之理)」。这一句不容易,确实只有明心见性这些大修行人有这种功夫,普通人做不到。音调和雅,音量得中,让听众他能体会到所谓是弦外之音。说的人要有功夫,听的人也要有程度,没有这种程度,听的人,还是印光大师所讲的诚敬,心浮气躁的人,佛来讲都没用处。没有恭敬心的、对圣教有怀疑的,那都非常困难,他本身有严重的障碍。

第四个,「柔软声,其声柔软(闻者喜悦,舍刚强意,自然入律)」。这个我们世间人可以能做到,跟上面合起来,柔和音。《还源观》上教导我们,处事接物待人要柔和质直,质直就是我们处事待人接物要用真心,态度要柔和,我们一般讲平易近人。对待人平等,自己真正能够谦卑,能够尊重别人,与别人很容易相处。这是处世待人基本的态度,菩萨统统具足。

第五,「不误声」,误是误失,就是错误,言语没有错失,「闻者各得正见,离九十五种外道之邪非」,这九十五种外道邪非到后面会讲到。《华严经》跟《般若经》讲九十六种外道,那一种从哪里来的?那一种是佛教里面的阿罗汉。你看,大乘里面把阿罗汉算作外道,第九十六种外道。为什么?那是佛法,但是是小乘佛法。如果执着小乘,不再进取了,就叫他做外道。小乘毕业的时候一定要回小向大,要入大乘,那就对了;小乘就很满足,那就错了。

第六种,「不女声。其声雄朗,闻者敬服」,听到的人尊敬你、服你,「魔外归顺」。魔王外道听了你说法,都愿意来皈依,都愿意来向你学习,顺就是向你学习的意思。

第七「尊慧声,言有威肃」,有威严、有严肃,「如世尊重」,就是世间人对你特别尊重。「有慧人声,闻者尊重」,有智慧的人,他的音声让别人听到都会尊重、会欢喜。为什么?智慧人所说的都是正论,没有废话,没有错误的知见,让人听到,你看「智解开朗」,听到欢喜。开悟的人当然没有问题,没开悟的人怎么办?经书读多了就行。你常常去念,念多了印象深刻,我们错误的知见就少了,正知正见就多了。这就是四圣法界里面的众生,他们虽然还是用的八识五十一心所,用的妄心,可是他天天不离经教,每天都在学习。所以学习得很像,天台大师称他们为相似即佛,他很像佛,不是佛。不是佛是什么?佛用真心,他们用妄心,他没用真心。可是妄心里面全是佛法,虽是妄心,还好像是真的。所以,四圣法界叫相似即佛,声闻、缘觉、菩萨、佛这四个等级,在西方极乐世界是方便有余土。这是尊慧声。第八「深远声,其声深远,犹如雷震(闻者皆证甚深之理)」。这一条也是只有佛才有,一般人没有。他的音声能震动人心,能震动烦恼,能叫人开智慧。这是《梵摩喻经》上所说的。

下面,「又八音者,嘉祥师云」,第一个是「响」,第二个是「彻」,响是声音响亮,第二个是彻,彻是属于明了,通常我们把清彻连在一起,清彻,清净明了的意思。第四个「柔」,第五个「哀」,第六个是「亮」,第七个是「和」,第八个是「雅」,这是嘉祥师说的。「畅者,说也,申说也。如《阿弥陀经》曰:其音演畅五根五力等等」,这是《弥陀经》上,释迦牟尼佛赞叹阿弥陀佛,其音演畅。极乐世界基本的这些教义,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这在凡圣同居土里头常讲的。「妙声者,妙法音声也」。「弥陀具足八音,以演说妙法,故云八音畅妙声」,这一句就是赞叹阿弥陀佛说法音声的圆满,这是世尊的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