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蹒跚行走的无头龟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索达吉堪布 发布时间:2015-6-28 20:00:51 繁体版 

那只蹒跚行走的无头龟

在这个世界上,死亡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威胁与恐怖,无法逃避、无法躲藏,如果有人来杀害我,我将全力以赴去避免它的发生,实际上每一个人与每一个众生都毫无例外。每一次当我听到人被杀或其他众生被戕害时,我心里都感到十分伤心,有人向我陈述有关杀生的故事时,我都抱以同情心仔细地聆听。相信你会与我有同样的感觉。

那是一九九二年的春天,正是万物复苏之时,大地充满着绿意与生机,天地间一片祥和。然而,在如是的环境、如是的季节,嘉玲却在沈阳的一个酒店里目睹了残忍的杀生场面。

当时,店内刚刚购进几只乌龟。中午时分,几个西装革履的食客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一看,是经常到这里推杯换盏的熟人,嘉玲笑脸相迎:“先生,今天准备吃什么?请吩咐。”“给我们来上好的红烧龟和龟汤!”他们似乎早已商量好了。嘉玲如往常一样,毫不犹豫地转告了厨师。

在这样的环境中,杀生已是司空见惯,被杀的傍生哀叫、挣扎甚至流泪,都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古人常说的“恻隐之心”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早已是完全处于一种麻木的休眠状态。然而那只断头的乌龟在地上蹒珊行走的情形却震憾了她的心灵……

厨师戴着手套,持着利刃,从笼里将最大的一只龟抓了出来。那龟似乎已经预感到它将被屠戮的厄运,惊惧地将头缩进躯壳。厨师把龟拿到案板上,一手按着龟的躯体,高举着刀,等待着龟伸出脖子。一会儿,龟见没动静,似乎以为逃脱了厄运,于是把头伸出想探个究竟,这时屠夫迅急地挥下利刃,刹时,龟首与身躯分离,血流如注,鲜血溅满了厨师的上衣,剌鼻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奇异的是,龟并没有死,动了一动,然后蹒跚地向前爬去,酒店其他的人都惊奇地围了过来。其中一人说:“没头的龟还不死,还能爬,真是活见鬼。”有的服务员吓得紧闭双眼不敢正视。然而,杀生无数、血债累累的厨师对此却仍然无动于衷。

无头的龟缓慢地爬行着,嘉玲感觉它象一个无助的老人在行走,心中恐惧万分,不自觉地浑身颤抖起来,一个念头闪现在脑海之中,如果有人将她的头砍下,自己会怎样呢?想着想着,她象散了架一样,全身无力,目眩头晕跌倒在地……后来她因不忍目睹饭店里的杀生恶行而辞去了工作。

如今嘉玲已披上袈裟成了一名清净的佛门弟子,促使她走上解脱之路的因素有很多,但那只龟不寻常地惨死却时常勾起她深深的回忆与思索,也是她舍俗志求解脱的原因之一。